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故事:我去医院看妇科,挂完号才发现,医生是分手两年的前男友

2022-5-19 14: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8| 评论: 0



本故事已由作者:阿行家有小可爱,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我没想过自己会再次见到初恋。
更没想过,自己会挺着个大肚子见到初恋。
更更更没想过,这大肚子居然当着初恋的面给掉下来了!!!
1
一切要从我有个当编导的怨种闺蜜开始说起。
那天她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节目组缺个孕妇,让我去客串一下。
本来不想去,可闺蜜和我说,他们请了一个巨帅的医生当嘉宾,而且孕妇有机会和对方一对一近距离接触!
我不是什么好色之人啊,只是闺蜜开口了,不帮岂不是很没有义气?
于是那天我早早去后台化好妆、绑好了假肚子,就等着看看闺蜜口中那个帅晕两个女导演的俊俏医生到底长什么样。
结果一扭头,却瞧见了和我分手两年的初恋正站在门口!
天啊,这是什么孽缘?
当年我和他分手可是分的不太体面,如果今天撞在他的枪口上,估计要将我大卸九块,煎炒烹炸、焖溜熬炖,然后再留一块生吃。
刚准备偷偷溜走,谁知闺蜜一把就将我拽了起来:“秦悠,你躲这儿干嘛,快看帅哥呀!”
一嗓门把屋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你可真是我亲生的好闺蜜。
我正对着她挤眉弄眼、暗示她闭嘴呢,初恋杜仲却已经走了过来。
只见他冲我温柔一笑,然后用那温润好听的声音问道:“秦悠,好久不见,你还活着呢?”
完了,这家伙果然还记着仇。
于是我灵机一动,故意挺了挺假肚子:“活得好着呢,二胎都八个月了。”
结果话音刚落,那假肚子吧唧一声从孕妇裙里掉了下来,DuangDuangDuang弹了三下,然后平趴在了杜仲锃亮的皮鞋上!
如果尴尬可以量化的话,那么我当时产出的尴尬大概有一吨那么多。
而杜仲强忍着笑,弯腰捡起那个假肚子拍了拍,然后递到了我的手里,顺便语重心长地来了一句:“八个月落地的可是早产儿,你辛苦了。”
这家伙!怎么嘴还是那么毒啊!
活该你和我一样,足足单身两年,你个死单身狗!
2
遇见初恋不可怕。
在初恋面前丢人也不可怕。
但是居然要我和杜仲一起在镜头前面做孕妇体操,这就有点可怕了吧?
“他心眼还没肚脐眼大,你把我交到他手上,你忍心吗?”
我可怜巴巴地望向闺蜜,结果闺蜜的小表情比我还可怜:
“我放弃保研资格才来到电视台工作,你临阵脱逃我就会被辞退,你忍心吗?”
两心相遇必有一忍,最后我被闺蜜推上了舞台。
没事,不就是做个体操吗,他还能把我怎么着?
“啊!!!救命!!!”
事实证明,杜仲还是那个杜仲,他居然在镜头面前偷偷捏我的痒痒肉!
“咔咔咔,那孕妇,你怎么回事,鬼叫什么呢?”
在我第五次被捏到笑场后,导演的食指都快戳到我脑门上了。
杜仲伸手一拉,把我护在身后,煞有其事地对着导演来了一句:“不是她的问题,可能这个体操不适合所有人,为了节目质量,我建议换成夫妻双人操。”
夫妻双人操?
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杜仲已经从身后搂住了我:
“这种运动,讲究的是一个琴瑟和合,丈夫需要仔细为孕妇按摩每一处容易酸痛的肌肉。”
说着,他的手慢慢抚上了我的腰,温柔有力地辅助着我做拉伸。
忽而又抵住了我的肩膀,干净温暖的手掌为我推揉了两下,我就觉得前几日落枕的地方舒服了很多。
由于太过舒服,我都忘了这家伙好像是在镜头面前占我便宜啊!
正想发火,却听到杜仲说:“其实孕期最好的护理保健,就是丈夫浓浓的爱意。所以在结束后一定要对妻子说一句......”
他顿住,忽然凑近我耳边,声音温润低缓却极坚定地来了一句,“我爱你”。
我知道是在录节目,可我的心还是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了起来,最后像是喝醉了一般,晕乎乎地离开了电视台。
3
那期节目的收视率出奇的高,闺蜜难得受到了表扬,所以特地排队两个小时,就为了带我去一家网红店吃火锅。
没想到火锅只是前菜,没过一会儿,闺蜜就叫来了两个英俊帅气的小学弟。
“你不是和我抱怨,突然见到了那个只谈过三个星期的初恋,心里不舒服嘛。他都是老男人了,看看这两个学弟,人帅嘴甜还会唱歌,好好交流一下,现在小奶狗才是王道,懂吗?”
懂懂懂,有这么上道的闺蜜我自然什么都懂!
可我还没找到机会下手,杜仲却从天而降了。
“没位置了,介意拼个桌吗?”
我倒是想说介意呢,可杜仲已经坐下,而闺蜜那个见色忘义的,连餐具都给人家递过去了。
左边是学弟,右边是杜仲,夹在中间的我为了打破这尴尬到凝固的气氛,赶忙为学弟夹了一筷子牛肉:“吃呀吃呀,别客气。”
“谢谢姐姐。”学弟冲我甜甜一笑,然后碗里的牛肉就被杜仲抢走了。
“你干嘛?”我扭头看到杜仲赌气一般地将牛肉塞进嘴里,只能重新给学弟夹菜。
结果我刚夹过去,杜仲又抢走了。
我夹,他抢。我再夹,他再抢。
最后哪怕是我给学弟夹红辣椒,他都要抢!
抢是吧?
我夹起一块毛肚,对着它上上下下吐了一圈口水,接着又抠了抠鼻子,把鼻涕抹在毛肚上,然后将毛肚递到了杜仲面前:“抢呀!你倒是继续抢呀!”
杜仲面露难色,我终于扳回一局,嘚瑟地把毛肚放进小学弟的碗里:“姐给你抢回来了,吃!”
“额,那个,我就不吃了,学姐再见,再见。”
看着学弟落荒而逃的背影和闺蜜难以言喻的表情,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又被杜仲给整了。
4
该死的杜仲,敢断我桃花,那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
晚上九点,杜仲才从医院下班。而我埋伏在他家楼下,本想装鬼吓他个半身不遂,结果却发现他带着一个妹子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
好你个死杜仲,当初分手的时候装得情深似海不愿离开,昨天又突然出现毁我姻缘,可自己却勾搭妹子笑得牙床都露出来了!
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你个挨千刀的渣男!搞大了我的肚子之后就不见了!当初爱我爱得死去活来,得到手就不珍惜了,你是要逼死我吗?”
我不愧是表演系高材生,这一嗓子嚎完声泪俱下,直接就把那女孩给哭懵了:“杜仲,这真是你女朋友?”
趁杜仲还愣着,我赶忙冲过去拉住那女孩的手:“我们都好了两年了,可我一怀孕他就想抛弃我,你可要把眼睛擦亮了,千万别被他给骗了啊!”
看到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那女孩很是生气,一边为我抹泪一边对着杜仲大骂:
“人家怀孕了你却要分手?你还是人吗?我告诉你,必须负起责任来,不然我就告诉你父母去,看他们怎么收拾你!”
杜仲脸色铁青地瞪了我一眼,然后无比恭顺地对着那女孩说:“小姑姑你别生气,我们没分手,我是准备负责的。”
“什么没分手,咱俩早就分手了好吗!等等,小,小姑姑???”
我怎么感觉这一波,自己玩大了呢。
5
分手两年之后才见家长,我应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本想找个借口开溜,结果小姑姑特别健谈,拉着我问东问西:
“对了,你们两个是怎么好上的呀?”
怎么好上的,该怎么和小姑姑说,杜仲这个男朋友,是被我“睡”出来的呢?
两年前,我还在念大四,为了准备考研,就天天泡图书馆。
但是书这玩意儿吧,实在是不如电影好看,没看两眼我就困了,常常是在图书馆晒着太阳睡大觉。
那天,或许是阳光太好,屋子太暖,书也太无聊,等我一觉醒来后,整个图书馆都黑了,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
“天啊,我这是睡了多久,怎么连手机都睡没电了?”
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结果一个没站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四周黑漆漆的一片,我看不清地上绊倒我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一想到可能要在这片漆黑里孤零零地度过一个晚上,就觉得害怕极了,于是一个没忍住哭出了声。
这时,一束微弱的光亮了起来,一个瘦高的男孩子快步走到我身旁蹲了下来,柔声问我摔到哪里没有。
“呜呜呜,我害怕,我不想在这儿待一晚上......”
我不管不顾地扑进了他的怀里,鼻涕眼泪抹了他一身,他也没嫌弃我。
黑黑的夜里,他搂着我坐在地上,和我说他是医学生,以后会治病救人积攒很多阴德,什么妖魔鬼怪都近不了他的身,让我不要害怕。
我很感动,然后问他:“如果你医术不好,光害人没救人,小鬼都来找你的麻烦怎么办?”
幸好那个时候,杜仲还没练就一身毒舌的本领,没有开口骂我。
正沉默着,图书馆的灯突然全部亮了,我这才看到怀中的男孩竟然长得那么好看!
好看到,让我差点忽视了,这自习室里居然还有五六个人站着呢!并且各个都饶有兴致地,望着地上正抱作一团的我们,其中还有一个人笑着问:
“我们送电的时机,是不是不太对啊?”
6
图书馆是因为线路问题暂时地停电一小时而已,而我则是因为睡到昏天黑地、无人能把我叫醒,所以没有及时撤离。
至于杜仲为什么会在黑漆漆的图书馆里,我是真的不清楚。
不过,我既然抱了他,那我一定是要为他负责的!
“早上好呀,请你喝水。”
“中午好呀,请你喝水。”
“下午好呀,请你喝水。”
“晚上好呀,图书馆的饮水机没水了,所以就不请你喝水了。另外,你能帮忙搬一下水桶吗?因为我想喝水。”
在我猛烈地追求之下,杜仲从一开始的对我笑脸相迎,到最后一见我就尴尬的挠头,也就只用了一周的时间。
眼瞅着再这么下去,我和帅哥就越来越远了,结果一件事情却拉近了我俩的距离。
那就是,我上厕所没带纸。
“救命,救命,我在自习室左边的女厕所里!”
我的消息刚发出去,杜仲就打过来了电话:“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听着杜仲着急的声音,我实在是不好意思说,自己没带纸,而且错把求救信息发给了他。
正支支吾吾又舍不得挂断他的电话时,却瞧见厕所的挡板下面伸出了一支手机,然后对准无措的我,响起了咔嚓一声。
“哪个鳖孙在外面!居然敢偷拍我!”
我怒吼一声就准备去追,结果想起来自己现在的窘况又蹲了下去。
又气又恼之时,听见外面突然变得乱糟糟的,没过一会儿,杜仲的声音在隔板外响起:“秦悠,你在里面吗?偷拍的人抓到了,你别害怕,出来吧。”
“抓到了?谢谢啊,我一会儿就出去。”
“现在就出来吧,警察马上就来,你要说一下情况的。”
“能等一会儿吗?”我实在是出去不啊。
“你是不是在害怕?别怕,我们一群人按住他了,他跑不了。”杜仲在外面耐心地安慰我,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而我听着外面越来越多的脚步声,心中越来越乱,只能低声说出实情:“没害怕,我没带纸,出不去。”
“你说什么?有点吵,我听不见。”
“没带纸......”
“什么?”
“我没带纸!没带纸!出不去!现在听清了没!”
刚刚还嘈杂不堪的外面,随着我一声怒吼,立刻安静了下来。
这下别说杜仲了,大概所有人都听清了,我没带纸。
7
足足三天,我窝在屋子里足足三天,也没拂去卫生纸带来的伤痛。
但奇怪的是,我不去找杜仲,他却主动来找我了,并且问我能不能做他的女朋友!
难不成,帅哥都有什么奇怪的癖好,喜欢上厕所不用纸的节约型人才?
算了,不管了,反正我的最终目的是抱得帅哥归,能达到就行。
可是我们甜蜜了没几天,我就患上了“绝症”。
“杜仲,你喜欢孩子吗?”
那时他正忙着准备申请博士的资料,我说什么他都是机械性地点点头,过了好久他才反应过来:“孩子?什么孩子,咱俩还没到那一步吧?”
“你不用一副守身如玉的模样,我是问以后,不是说现在要个孩子。”
说完,我看到杜仲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然后继续整理资料,头也不抬地告诉我,孩子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是必须承担的责任与义务。
“那如果,有人没办法生孩子呢?”我问的小心翼翼,杜仲却回答的漫不经心:“怎么可能没办法。”
“那如果就是没办法呢!”
“那就去治病啊,有病不治,这不是闲的吗。”
杜仲的回答让我心凉了半截,一个星期之后,我忍痛和他分了手,拉黑了他的一切联系方式,彻底从他的世界消失。
我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和他再有任何瓜葛,可现如今,他却和我并肩走在回学校的路上:
“刚刚小姑姑把咱俩的事告诉我父母了,过两天他们要来看看你。”
“啊?看我?看我干嘛?”
“你现在是我未婚先孕的女朋友,你说看你干嘛?”
杜仲望着我暧昧不明的笑,我脸一红,头也不回地跑进了学校。
8
怀孕?
我这辈子,真的能怀孕吗?
看着日历上紊乱的经期,我突然有了想去治病的冲动。
如果我治好了,变成一个正常的女孩子,应该就有勇气重新和他在一起了吧。
不过,挂妇科这种事,我一个未婚小姑娘,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害羞。
所以那天我去看病的时候,从头到脚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可我万万没想到,给我看病的主治医师,居然是杜仲!
我去医院看妇科,挂完号才发现,医生是分手两年的前男友
幸好幸好,我口罩、墨镜、遮阳帽一应俱全,他应该不会认出我来。
“五号,秦悠,秦悠到了吗,五号秦悠。”
可是我忘了挂号要用真名,而且叫号还要喊名字啊!
看着猛然站起身的杜仲,我满脑子就一个想法——跑!
可这医院人也太多了,叔叔阿姨们,你们让一让呀,再不让开我可就没脸了!
当我就差一步就能逃出医院时,身后却爆发出一声怒吼:“抓小偷啊!”
小偷?哪儿有小偷?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在医院偷东西?
我还没反应过来小偷在哪儿,就被保安按倒在地上了。
所以,小偷竟是我自己?
此时,一个老阿姨冲过来,怒气冲冲地指着我:“就是她,她鬼鬼祟祟地撞了我一下就跑,然后我的手机就不见了!”
我正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时,杜仲已经从里面追了出来,一把推开所有人将我扶起、护在身后。
保安见状赶忙凑上来:“杜医生,这是小偷,交给我们处理就行。”
“她不是小偷。”杜仲死死地护住我,瞪着眼睛像是一只护崽的老母鸡。
“她鬼鬼祟祟地跑来跑去,不是小偷是什么呀?”
杜仲狠狠地瞪了那保安一眼,然后无比坚定、一字一顿地说道:“她是我女朋友。”
9
“我女朋友想我了、来医院看我,穿的奇怪了点是想给我个惊喜,跑是因为被我发现害羞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杜仲这个说谎的能力真是与日俱增,我还没开口呢,他的瞎话是张口就来。
不过那丢手机的阿姨可不吃他这一套:“医生的女朋友又怎么了,你瞧你长得那个样子,油头粉面的,而且一个男的学妇科,一看也不是什么正经人!”
“你说话归说话,不要人身攻击,男医生学妇科怎么了,学哪科都是救死扶伤,不然你上哪儿看病去?”要不是杜仲拉着我,我一定要上去和那阿姨好好理论理论。
这时保安提出要搜我的包,说只要我包里没手机,那我便是清白的。
“搜呗,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把包往出一递,然后又赶忙夺了回来:“等等,不行,我,那个......”
“有鬼了吧!我的手机一定是你偷的!”
“不是我!”
“那你怎么不敢让我们翻包!”
我急得直跺脚,杜仲赶忙替我说话:“你没有权力搜包,想搜就报警。”
“对对对,报警,让警察来搜。”当着警察的面丢人,总好过在这么一群人面前丢脸。
“呵,我看你们就是要拖延时间!我就要搜!”
在和阿姨的争抢之下,我的包包居然被扯了个底朝天,然后一条印着狗头的粉色内裤飘飘荡荡地落了下来。
众人都愣住了,就在这时,阿姨身上传来一曲动听的“好运来”,原来是她把手机放在了内侧口袋,却忘记了,误以为被我偷走。
“阿姨对不住你,误会你了。这内裤挺好看的,你快捡起来吧。”
内裤捡得起来,我这丢了一地的脸面,可怎么捡起来啊......
10
医生休息室里,我和杜仲一起静静地望着我的狗头内裤。
许久之后,杜仲才略略缓解了尴尬,开口问我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带条内裤来医院。
我该怎么回答,总不能骗他说是礼物吧?
“你就实话实说呗,反正你又不在这医院上班,不用担心会被人问候:‘杜医生,你女朋友品味挺独特啊’。”
我看着杜仲那张生无可恋的脸,只能坦白交代,我是带着内裤来做检查的。
“内裤做检查,这是什么操作?”
我看着杜仲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忍不住为他的专业水平而叹气:“你到底是不是妇科医生啊,当然是查内裤上的分泌物之类的。”
杜仲听后翻了一个大白眼:“分泌物要现场取,内裤上的大部分都干了或者污染了,怎么检查?”
“啊?那像我这种未婚的姑娘,不好意思怎么办?”
求知心切的我猛地凑到杜仲面前,然后却被他红着脸微微推开:
“也不是非要做分泌物检查,比如B超或者验血也是重要手段。对了,你是哪儿不舒服吗?我可以帮你看看,你要是害羞,我也可以帮你去找位女医生。”
我看着杜仲关切的模样,莫名地有点不忍心再瞒着他,于是沉默片刻,坦白道:“我有多囊卵巢综合症,怀不了孩子。”
11
长久的沉默,让我有那么一瞬间的后悔,或许我并不该告诉杜仲真相。
可同时我又觉得解脱,反正他早晚要知道,现在知道了、放弃了,总好过等谈婚论嫁之后才发现我不能生育,他再将我抛弃。
“什么时候发现的?”
“咱俩在一起之后的第二个星期,那次我问你喜不喜欢孩子的时候。”
“所以,你是因为这个和我分的手?”杜仲望着我,眼睛里有着一种我看不透的悲伤情绪。
我点点,然后下一秒,我就被他狠狠地搂进了怀里:“你为什么,为什么得病了却要和我分手?不是应该告诉我,让我陪着你吗?”
“你说你想要孩子,可这个病很难治,我不会有孩子的。我不想耽误你,你那么美好,长得帅,学历高,性格好,还是年轻有为的医生,很多人喜欢你的,我不该霸占着你。”
杜仲听完许久没有说话,最后叹了一口气,无奈却又疼惜地吻上了我的唇,长久的缠绵之后才把我放开:“不是耽误,你应该霸占着我才对。”
“可我......”
“且不说多囊也有怀孕的可能,就算你真的不孕,那我们就做试管,实在不行就领养,再不行就一辈子过二人世界,你不能一个人就做了两个人的决定。”
杜仲红着眼望着我,直到看到我点头,他才终于舒展开眉头,笑着让我坐回凳子上:
“好了,我还要去工作,你先回家,去把自己的病历拿来,我是妇科医生,肯定能把你治好的。”
“啊?病历?我没有病历啊。”
这下杜仲的眉头又重新皱在了一起,疑惑地问我:“那你是怎么知道自己有多囊的?”
“我大学舍友啊,她查出来了。她说女生有腿毛、月经不规律的话,十有八九就是多囊,没办法怀孩子。”
杜仲的脸色变了又变,急冲冲地拉着我去了采血室进行检查。
12
检查结果显示,我没有得多囊,就是单纯的月经不调。
杜仲拿出结果的时候,郑重的像是要求婚一般。
“我没得病!太好了!太好了!”我抱着杜仲亲了又亲,可他却连个笑模样都没有:“基本的医学常识都没有,就因为你一个想当然,咱俩平白无故错过了两年的时间。”
“哎呦,我不是故意的嘛,你就看在我这两天,每天都过来给你做饭的份上,原谅我吧?”
我使尽浑身解数对着杜仲撒娇卖萌,可他就是不为所动,最后我只能无奈地问他到底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可他没说话,而是转身去了卧室,然后拿出了一个小盒子。
“秦悠,你犯的错误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你需要用一生来弥补,你愿意吗?”
杜仲说着单膝跪了下来,将小盒子里的戒指拿了出来,还没等我点头,就套在了我的手上。
“喂,哪有这样的,我都还没同意。”我看着戒指都快哭出来了,杜仲却故意逗弄我:“那我把戒指取下来?”
“你敢!”我举起拳头要打人,而杜仲笑着拽过我的手亲了一口:“不敢不敢,对了,我父母明天过来,咱们一起吃个饭吧?”
“吃饭肯定没问题,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我之前和你小姑姑说自己怀孕了,你爸妈也肯定知道了,这事怎么办呀?”
我很是担忧地望着杜仲,可他却笑着说没事,还有补救的机会。
这事还能补救?怎么补救?
杜仲坏笑着凑了过来,然后将我一个横抱,抱进了卧室:“当然是立刻努力怀一个呀!”
这是什么破办法,真是......深得我心呀~
番外:
我叫杜仲,因为要准备申请博士的资料,所以这几个月都泡在图书馆的自习室里。
自习室有个很奇怪的小姑娘,每天都会抱着厚厚一摞书,然后挑一个阳光最好的位置,坐下睡大觉。
我一开始并没注意到她,只是那天我正在为论文发愁,一股“万一没成功该有多丢人”的压力一直压在我心头,令我忍不住叹气。
突然间听到一声巨大的响动,抬头瞧见那姑娘因为睡得太熟,居然从椅子上滚到了地下。
真丢人啊,可她只是站起来对着周围的人说了一圈对不起,然后就又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姑娘,心可真大。
后来在食堂,我又看见了她。
她买了一大盘红烧肉,却因为没端稳掉到了地上。
正值中午,食堂里人来人往,每个人买完饭都要看一眼热闹。可她却自顾自地蹲在地上、仔仔细细地将每一块肉都装进了塑料袋里,然后又拿着墩布把地拖了个干净。
这姑娘,还真是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啊。
吃完饭我居然又碰见了她,她正蹲在图书馆外的角落里,把满兜子的红烧肉铺在流浪狗的面前。
“红烧肉是不是很好吃呀,我都洗干净了,你们放心吃。其实我也想吃红烧肉,可是饭卡里的钱用完了,明天才能去充。”
她可怜巴巴地嘟囔着,突然,她眼珠子左右乱转了几圈,然后偷偷地伸出手去,竟然从袋子里捏了一块肉出来,然后飞速地塞进了嘴巴里。
“我就只吃一块,你们可别告诉外人。好了好了,你们吃吧,我回去睡觉,啊,不是,回去学习去了。”
她擦擦嘴角,心满意足地离去,看得我差点笑出了声。
这个姑娘,该怎么形容呢,好像还挺好玩的。
自那天以后,我每每遇到学术难题时,就喜欢抬头看看她。
我总觉得,像她那样傻乎乎还不在意别人眼光的人,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直到一天傍晚,突然有人通知,图书馆要停电一个小时,希望大家能够有序撤离。
尽管四周乱糟糟的,可她依旧睡得很熟。于是我走到了她的面前,想要叫醒她。
可是我刚走近,就后悔了。
金粉色的夕阳像是在她脸上盖了一层朦胧的纱,让本就好看的她突然多了几分娴静的味道,如梦似幻,恍若仙女下凡。
那一刻,我必须承认自己心动了,所以一个没忍住,偷偷为她捋了捋垂下的碎发。
而她应该是做了什么好梦,突然扯起嘴角,轻轻地笑出了声。
笑声真好听,令我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姑娘,你介不介意我在你旁边坐一会儿?”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谢谢你,傻乎乎的小姑娘。”(原标题:《初恋,对不起!》)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废弃医院的诡异经历,胆小勿入

下一篇:《顶楼2》大结局,金素妍一个让人恨不起来的坏女人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2-6-28 01:01 , Processed in 0.390725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