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民间故事:王善人家中闹鬼,知县上门捉鬼,挖开竹林下面有块石板

2022-5-19 12: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0| 评论: 0

明朝万历年间,在福建的连江县有个名叫王巍山的员外,他家良田千顷,骡马成群,是连江县的首富。





每当遇到大灾之年,贾员外就会在城中各处安排粥棚,为那些受灾的百姓舍粥散粮,连江县城内人人都夸王员外是活菩萨转世,是大大的好人、是大善人。因此,连江县的人都管他叫王善人。


这年春天,王善人要在离自家不远的地方盖一处别院,几十口子的泥瓦工匠一连忙活了近一年时间,一处红墙碧瓦的新宅院拔地而起。


院内小桥流水,假山林立四周被水环抱,空地上还种满了各种各样的名贵花卉,院内原本有一口枯井,王善人将枯井用土填满后,在上面盖上了一块石板,有在石板上铺了厚厚的泥土,又在上面栽了几十棵湘妃竹。


这些竹子王善人十分喜爱,亲自移栽浇灌,从来不让任何人帮忙!


别院盖好后,选了一个黄道吉日,王善人一家老老少少欢欢喜喜地搬进了新家。搬家的当天,街坊四邻和连江县的不少百姓前来恭贺他乔迁之喜,场面很热闹。


到了晚上,二更天刚过,王善人一家睡得正香,突然被一阵凄凉的箫声吵醒,那箫声忽远忽近,忽高忽低,一会犹如怨妇悲泣,一会又如恶鬼嚎叫,听到人鸡皮疙瘩直起,背后发凉,头皮发麻。


王善人的夫人害怕地推了推他,说道:“这是谁呀,半夜里吹箫,声音还怎么吓人,你去看看别让他吹了!”


王善人咽了口口水,壮着胆儿打开窗户,对着院内喊道:“那个缺德鬼深更半夜不睡觉,在那儿瞎吹什么,还让不让别人睡觉了?”


可是不管王善人说什么,始终无人应答,而那箫声也从未停止。他见对方无视自己的话,有些生气,穿好衣服又叫起来十几名家丁,众人打着灯笼在院内寻找那个吹箫之人。


到底是谁在王善人家里捣鬼呢?说来也是奇怪,众人明明听见声音是从前面传来的,可是一会又突然从身后响起。等到大家到了南面,声音又从北面传来。


一群人在院子里转了好几圈,连根毛都没有见着,最恐怖的是那箫声从未听过片刻。这时,人群中的一个家丁嘟囔道:“莫非这房子当初没选好地方,盖到别人家的坟上了,这吹箫的根本就不是人呀!”


虽然那家丁说话声音不大,但是众人还是都听见了,所有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王善人更是被吓得腿脚发软,要不是一旁的家丁扶着,此时他估计已经被吓得瘫软到地上了。


第二天,王善人新宅闹鬼的事就被人传的人尽皆知。





这天王府来了几人,这些人都是一些大胆的好心人,他们自发组织来要他捉鬼,说:“王员外,这世上哪有什么鬼怪呀,一定是有人嫉妒您有钱,弄个破箫半夜里乱吹吓唬您呢!今天晚上我们几个帮你守夜,你就安心睡觉,我们一定帮抓住这个吓人的“鬼”!”


王善人听过几人的话,连连拱手道谢:“王某感谢各位帮忙,要是真的能将这人抓住,王某必有重谢。”


当晚,那十几个壮汉真的就来了,十几人一商量,院里院外都设下了埋伏,只要那人敢在出来吹箫,不管那人藏在什么地方,自己一定可以第一时间出去将他抓住。


前半夜一切安然无恙,二更天刚过,一阵阴风吹起,就听见“呜呜哇哇”的箫声又响了起来。十几个躲在暗处的人齐齐举起灯笼,往箫声的方向跑去。


到了地方一看,除了围栏内的几十棵湘妃竹外,什么也没有。十几个壮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肯死心,又围着竹园转了几圈,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之处。


大家感到疑惑,明明自己已经埋伏在院里的各个角落,不可能有人能在他们的眼皮下逃走,就在这时,那古怪的箫声又在几人的头顶上响了起来,几个胆大的举起灯笼往上一照,只见头顶上除了风吹竹梢晃动外,什么也没有,就连野猫夜鸟都看不见一只。


那箫声一会在众人身前响起,一会又从身后响起,众人额头上的冷汗直流,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突然有人喊道:“快跑,他娘的有鬼!”,话音刚落所有人拼了命地往外跑,恨不得自己多长条腿似的。


从那以后,王善人的新宅每晚二更一到,箫声就会响起直至天明,王善人全家老少被吓得晚上连个厕所都不敢上。


王善人请过不少会功夫的江湖人士帮忙捉“鬼”,可是那些大侠们一连埋伏了好几晚,也是只能听见箫声,却也见不到吹箫人


他又请了得道高僧和法术高强的道士,不管是升坛做法,还是超度亡灵都不管用。每天晚上,只要一起风,那箫声就会出现。


王府上上下下男女老少,每天晚上都睡不安稳,白天心还一直悬着,半个月不到,王府里的人个个神情恍惚,日渐消瘦。王善人没办法最后只能将新宅锁上,全家又搬回到老宅居住,因为再怎么下去,早晚得闹出人命不可。


王善人搬回老宅后,依旧对新宅闹鬼的事烦躁不安。这天,家丁来报:“老爷,县太爷来访。”





王善人听后心中一紧,连忙整理了一下衣冠迎了出去。离着还很远,王善人就抱拳施礼,面带笑容地说道:“不知道刘大人驾到,有失远迎,还望大人莫要怪罪呀!”


刘知县见状连忙回礼,说道:“本官公务繁忙,本该早来拜访王大善人的,可惜一直没有时间。近日,本官听说王兄新宅内闹鬼,整个连江县被闹得人心惶惶,本官觉得是有人故意生事,扰乱民心,不知道这闹鬼之事是不是真的呀?”


王善人将刘知县请到客厅,又亲自奉上好茶后才说道:“刘大人,实不相瞒。小人的新宅的确闹鬼,我现在也在为这事犯愁呢!”


刘知县说道:“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王员外乐善好施,咱们连江县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呀。也不知道那个不长眼的小鬼,竟然欺负我们的大善人。今日本官既然来了,一定会帮王兄主持公道,把那小鬼捉住。择日不如撞日,走,我们现在就去你新宅看看去。”


王善人连连摆手说道:“刘大人,这样的小事怎么敢劳您大驾呀。那地方邪乎得很,万一您出了什么事,小人可担待不起呀。”


“王兄说的这叫什么话,本官既然是一方父母官,就要保这方百姓安居乐业,你家新宅闹鬼搞得四周百姓人心惶惶,难道让本官置之不理吗?来人,把官服给本官换上。”刘知县的话音刚落,就见一名书童模样的随从立马取出官府,帮刘知县穿上。


换好官服后,刘知县笑了笑说:“刚才本官穿便服来那是访客,现在穿上官服就代表着官府,代表着国法,毕竟“邪不压正”,王兄,你说对吗?”


王善人的眼睛一直盯着刚才的那名书童看,越看心中越慌,越看两腿越是发软,因为这名书童太像一个人了,现在听见刘知县的问话后,背后更是冷汗直流。


一行人来到新宅,王善人颤颤巍巍地将大门上的大锁打开,转身又对刘知府说道:“大人,要不还是别进去了。”


刘知县听后一句话都没说,推开大门径直向后院走去。此时的那位书童早已经被吓得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去了。


众人刚到后院,突然一阵阴风吹过,那“呜呜”的箫声随之响起,王善人一把拉住刘知县的衣袖说道:“刘大人,你看这光天化日之下那鬼竟然都敢出来胡作非为,小人实在是担心大人的安危,您要是真的遇上点什么事,小人可担待不起呀。”


刘知县将王善人抓住的衣袖抽了回来,说道:“今天本官就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敢在本官面前装神弄鬼!”说完便不顾王善人的阻拦,顺着箫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这时的王善人后背早已经被冷汗浸湿,看着刘知县远去,自己是进退两难。


众人越是靠近竹园,声音也越是清晰,“大家不要出声音。”刘知县说道,众人立马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阴风阵阵吹着竹子摇摆不定,那箫声犹如鬼哭狼嚎一般“呜呜”地响个不停。





刘知县大声怒喝道:“何妨妖孽竟敢光天化日之下出来吓人,还不快快现形!”一连喊了数声,都不见有鬼怪现身。


刘知县指着竹林说道:“本官知道了,那个吹箫的鬼一定就躲在这竹园的下面,来人啊,给我把这些竹子都挖了,今天就是掘地三尺我也要将这个鬼给抓住。”


王善人一听连忙说道:“大人,挖不得呀,这些湘妃竹可是我重金从外地运来的,是我的心头肉,千万不要挖呀”


“王兄,你怎么说可就不对了,竹子挖了,还可以再种,但是要是让这个鬼跑了,那可是再也逮不住它了,那就是我的失职,你说对吧!”刘知县根本不等王善人回答,接着对身后的随从喊道:“来人,给我挖!”


随着刘知县一声令下,几名随从立马动手,不到半个时辰所有的竹子就被全部移出,又过了一会只听“咣当”一声,一名随从禀报:“大人,挖到了有块石板,石板下面好像是空的!”


“那鬼一定就躲在这石板下面,将石板掀开,看它还能躲到哪去!”


王善人脸色煞白,哆哆嗦嗦地说道:“大……大人,小民……胆子小,我想先回去。”说着转身就想离开。


刘知县一把将他拉着,说道:“王兄,咱们怎么多人有什么好怕的,来人!”两名衙役来到刘知县身边后,刘知县对着衙役说道:“你们两个在一旁好生保护王大善人,知道了吗?”


这时就听见有人喊道:“大人,石板下面发现好几具白骨!”


刘知县听后眉头一紧,说道:“将所有白骨全部挖出,挖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千万别遗漏了什么东西。”


最后一共挖出了五具白骨,经过仵作的检查发现,五具白骨为两男,三女。其中四具白骨年纪只有二十岁左右,另外一具男性尸骨年龄比较大,有四五十岁的样子,手指上还带着一枚玉石扳指,其中一具女性尸骨的脖子上还带着一个玉牌。


刘知县厉声问道:“王员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善人吓得一下跪在地上,说道:“大人,小民也不知道这些尸骨为什么会被埋在这里,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小民绝对不会做的!”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你个人面兽心的东西,事到如今你还在狡辩,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谁?”王善人顺着声音看去,说话的人是一直没有出现的那名书童,只见他将帽子摘掉,三千青丝瞬间散落,原来那名书童竟然是女扮男装。


王善人见状吓得连连后退,一边后退一边指着女子惊恐地喊道:“鬼……抓鬼……刘若雨……我不是有意想要害你的……”情急之下他忽然觉得自己说漏了嘴,再想抵赖已经晚了!最后只能将自己犯下的罪行全部说出来,免得再受皮肉之苦。


五年前,一个戏班从江苏一路表演到了连江县,在连江县的数天演出,王善人是场场必看,不是因为戏班的戏唱得多好,而是戏班里有一个小女子长的太看好了。


都说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王巍山从来不缺钱,但是每日看着家中年老色衰的妻子,心中早已厌烦,如今见到了美若天仙的戏子,早已被迷得神魂颠倒了。


他托媒人前去说媒,媒人回来告诉他:“人家小女子早已经嫁人了,她丈夫就是戏班里唱小生的。”


但是王巍山听到这个消息后仍不死心,于是他就和管家商量邀请他们夫妻二人来府上吃饭,然后给他们二人下迷药,趁机糟蹋了那个女子。


女子清醒后,大骂王巍山是个衣冠禽兽的伪善人,还扬言要去官府告他。王巍山害怕事情败露,就伙同管家一起将女子和她丈夫杀害,然后又在离老宅不远的地方挖了一个深坑,把尸体丢了进去,上面盖上了石板,还在石板上盖上厚厚的一层土,做得一点痕迹都不留。


小戏班一连数天都不见二人回去,戏班班主还特意来王巍山的家中找过,王巍山说道:“那日我请他们吃过饭后,赏了他们一百银子,他们走后,我也没有在见过他们了。”


因为王巍山在连江县是出了名的大善人,戏班班主也就没有在怀疑他的话,还以为他们夫妻二人有了钱后,独自离开了呢,也就没有在寻了。


又一次,一个河南过来的唱三弦书的年轻姑娘刚到连江县,因为没有钱住客栈,听闻王巍山是个大善人,就慕名前去借宿。没想到王巍山见她年轻漂亮又起了歹意,又是用迷药迷倒,将姑娘给玷污了。事后还想纳女子为妾,女子不同意还要告他,他又将女子杀害将其尸体丢到了石板之下。


又过了两年,有一对父女逃荒路过此地,王巍山见女子长得漂亮,又动了淫心。他将这对父女骗到家中,硬要纳女子为妾,没想到父女二人极力反抗,奈何一老一弱怎么可能是管家和王巍山的对手,父女二人活生生被王巍山勒死在家中,那石板之下就又多了两个亡魂。


一连害死了五条人命,王巍山害怕被人发现,就在那块地上盖了一座别院,他又让管家在石板上厚厚地盖上了一层土,在上面种上了竹子,以为这样做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掩盖自己杀人的事实了。


讲到这里,王巍山颤抖地指着刘知县身边的女子说道:“我明明已经将你杀死了,还亲自将尸体掩埋的,你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在这里,莫非你真的是鬼不成?”





刘知县死死地盯着王巍山说道:“想知道为什么你的新宅半夜的时候会有鬼吹箫吗?还有她到底是谁吗?就让她亲自告诉你吧!”


只见那女子怒目圆瞪,对着王巍山狠狠地说道:“我是刘若雪,刘若雨是我的双胞胎妹妹!那年家乡连连干旱,饿殍遍地。我母亲体弱多病死在了逃荒的路上,父亲带着我们姐妹一路乞讨到了连江县。我与父亲和妹妹在此分手,我到沁水县找远方的堂叔借钱,本来约定十日后在此相聚。


没想到等我回来后,怎么都找不到父亲和妹妹。我在城里四处打听才知道,他们是被一个叫王善人的叫走过,当时我就起了疑心,正好那时王家正在盖新房,我就女扮男装混了进去。


每日在王府一边干活,一边打探父亲他们的下落,那天晚上,我闹肚子,因为我是女扮男装害怕被人发现所以就躲在竹林后面方便。谁知道我刚蹲下,就见有两个黑影来到了竹园,其中一人说道:“老爷,你就放心好了,你看这些竹子长的怎么好,谁会想到这竹林下面会埋着死人呀。等新宅盖好后,家里有您守着,外面又有家丁守着,谁也进不来。再说就算进来他们也想不到这里的,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会再有第三人知道的。”


另外一人说道:“我可听说,最近城里面有人打听刘若雨他们父女的消息,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您就放一百个心吧!别说他还没找上咱们,就算是找上咱们了,谁能找到那几个死鬼。老爷,你就放心吧,明天我就让人将这片竹林圈起来,谁也不让靠近,保证万无一失!”


“好,你放心!这事要是做好了,以后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当时我听到这些话时,差点就要冲去找他们拼命,没想到我拼命寻找的亲人早已经被他们给害死了,我知道,就算我现在冲出去找他们拼命,无非就是白白送死。





而且他们一定也不会让我挖竹寻尸的,我只能想办法让他们主动离开新宅,到时候我就可以找到证据然后再去告他们。


好在小时候我父亲教过我吹箫,我就照着箫的样子,在竹子上钻出和箫上面一样的孔来,白天的时候我会用草堵上那些孔,到了夜里我再偷偷将草拔掉,只要有风吹过,那些被钻了孔的竹子就会响起。


王巍山做贼心虚,他以为是那些冤魂找他索命,果然十几天后,他们一家人就都搬出了新宅。可是我一介女流,根本没有办法闯入王府的新宅,更别提挖竹寻尸了。


于是,我就上衙门将这件事告诉了刘大人并和大人定下一计,我乔装成刘大人的书童,趁机混入王府,偷偷到竹林拔出那些堵在竹子上的草,这样大白天也就有了‘鬼吹箫’的声音了。


刘大人在以此为借口挖竹捉鬼,这石板下面的冤魂才可以重见天日。”


刘若雪说完,一下子对着刘知县跪下说道:“大人,那枚扳指是父亲的心爱之物,因为之前不小心磕碰了一下,上面有一条细微的裂痕。那枚玉佩是母亲送给我们姐妹的,我们一人一块,我的上面刻有一个雪字,妹妹的那块玉牌上面刻着一个雨字,大人一看便知。”说着刘若雪从脖子上取下自己的那块玉牌递了上去。





刘知县将扳指和玉牌拿来一一查看,果然和刘若雪说的一模一样,没有一点出入。


王巍山此时就像一滩烂泥一般瘫在地上一动不动,刘知县指着他说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施粥舍粮,本已善名远播,但是你行小善,作大恶。草菅人命,无法无天,你和你的管家就等着为石板下的冤魂偿命吧!”


王巍山喃喃自语道:“都是天意呀,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呀!”说完,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小冉想说:行善积德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千万不要把行善当成一件伪装自己的外套。


行善得善,行恶得恶。何谓善,何谓恶?善心善行即是善,祸害生灵即是恶,善的判断标准,在于你的心地,在于你的行为。


所以说,我们不能用过去的眼光看人,一个人以前可能是土匪,坏人。但是他可以学好,从此以后积德行善不在做坏事。


一个善人积德行善一辈子了,最后却杀人放火,那我们也只能说他是一个坏人。


毕竟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心怀恶念,就会做恶事,终得恶果;心怀善念去行善,就会积德,善人终会有善报。须知善恶只在一念间,切记:不可放纵自己,为所欲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短篇鬼故事:灵异事件

下一篇:民间故事:诡异的井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2-6-28 02:51 , Processed in 0.354694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