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民间邪门故事:农村的神婆

2021-8-20 03:4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46| 评论: 0



姐姐家有个很好的世交。然后那边的爷爷奶奶很好,我们很喜欢都去那里玩,爷爷王,前几年去世了,病逝,然后很突然,然后很多事情都没有说,类似银行卡之类的。家里都挺着急的,后面找到了一个神婆, 说是拥有把人送去阴间的本事。呵,作为21世纪的优秀男性, 我怎么可能相信对不对,所以当听说这种事的时候,就等着去现场拆穿。

那是一个农村的那种房子,周围没有住户,就神婆一家,隔着老远就闻到了香火的味道,

神婆,看起来就年龄大点,有只眼睛属于重度白内障那种,你应该知道吧,电影里面演的那种。我们去的时候,那个时候是下午4点,天还很亮,神婆说得等到啥时间才开始哦,我忘记了,反正神婆就在坐准备,摆神坛,上香,至于为什么我要去呢,因为要找一个童男子镇场。我也是日了个狗,今天就让我来拆穿你。

7点左右的时候,天黑了,本来炎热的天气,突然冷下来了,莫名多了一丝凉意,然后神婆说,说是时候了。哼,我想着你到底要装什么鬼,今天我一定要拆穿你。神婆对婆婆王说,记住你下去只有一炷香的时间,见到之后,要问你最想问的事。婆婆王郑重的点了点头。只见神婆鬼上身似的,在院子里就开始舞蹈了,地上撒了很多不知道是什么灰,看似没有章法,似乎隐约又有点章法,他妈的,我心里想着这他妈就是个骗钱的吧,我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神婆大概这样子舞了3分钟吧,或许更久,我记不得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刚才在地上撒的那些灰。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条小路的样式,我有点被吓到了,想着一定是巧合,正在我自我安慰的时候,神婆动作改变了,她开始对着婆婆王,念一堆奇怪的术语,让婆婆王心里默念他老公的名字,闭上双眼。我能看出来,婆婆王除了失去老公的悲伤意外,更多一点的是紧张,毕竟在那样子一个阴森的环境下,在场的每个人都是怕的吧。滴滴滴,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婆婆王默念得越来越快,甚至嘴唇都能看出,她念的是什么,又是一阵大风起,灰咪得我睁不开眼睛!

揉了揉眼睛,我能看清东西了,想着他妈的,搞事啊,为什么我们要陪这个神婆子疯?我准备拉着同行的人走了,可是当我往像婆婆王的时候,内心一切的疑问都被打消得烟消云散,刚才还面色红润的婆婆王,就在刚才我被咪眼睛的功夫!突然间,面如死灰,跟人死去一段时间的样子一模一样,看不到有呼吸的特征,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内心惊讶的说不出话,她死了?就在我们眼前?

神婆盘在婆婆王面前,依然念着听不懂的话,而且能看出来她略显疲态,大概是发功过多吧,眼前的一切,都震撼得我哑口无言,只能傻站在婆婆王旁边,此刻我竟然觉得一炷香的时间真的好慢好慢,我怕,我想逃离这个地方,突然,我感觉到我的背上好像爬上了什么东西,就像夏日跟朋友开玩笑把冰棒放在肚皮上那种寒冷,我发抖了,我甚至觉得自己要被吓尿了,我不敢喊,身体一个劲的发抖,在旁人看来我像是中了邪,神婆也看见了,用那只木剑敲了敲我,奇怪,我竟然感到了温暖.....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发誓我真的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太可怕了,香快要烧完了,然而婆婆王依然没有清醒的状态,神婆察觉事情不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爷爷王应该是想带走她!

而我也终于派上了用场,在神婆的指示下,我两只手拉着婆婆王的肩膀,摇,让我死命的摇。婆婆王的身体很冰冷,真的就跟尸体一般,让我觉得她好像是刚从冰箱里面出来的一样,

我也不知道摇了多久,慢慢的感觉到她的身体越来越软,有了人的生命体征,而我却越来越虚弱,困死了,就是很累的那种感觉

后来我晕倒了,醒来的时候,我在家了.......至于后面的事,下次再更新吧

人醒了之后,很奇怪,做啥事都提不上劲,脑子也没以前灵活,反应总是慢半拍,好像就是那事的后遗症,阳气被吸走了? 大概一个多月吧,生活恢复了正轨,该学习学习,心里也是一直期待的能见到婆婆王,想知道她那天究竟怎么回事。。直到姐姐家办酒席,在宴席上我看到了她........

中午放学,爸爸来学校接的我,姐姐家远,开车大概20分钟的样子。到了,乡村那种宴席,人很多,因为已经超过12点了,人们都吃得不亦乐乎,人挺多的,不过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婆婆王,人群中她显得是那么格格不入,她的脸色很差,满脸愁容,整个人都显得很疲惫,且老态尽显。她看到了我,对我挥了挥手,我也用嘴回应着, 因为有留有一桌后来人的位置,我便没坐到她的身边。整个饭吃的很没意思,尽管桌上数不清的菜肴,好奇心占据了我的全部。

我看到她离席了,我也加紧往嘴里送了几口饭,迫不及待的去了婆婆王身边。我望向她,她眼神里满是愧疚,我不知道为啥我会觉得她对我有愧疚的感觉,更加使我好奇了。正当我一头雾水找不到开场语的时候,没想到婆婆王先开口了 “阳阳,最近学习怎么样啊?” “还行,最近老师还表扬我了呢。”可能是听到我这样子说,她仿佛轻松了很多,望着我许久才有开口说道“阳阳啊,其实那天不该让你去的。 ”此时的话语竟然带着些哭腔,wtf?到底咋了? “咋了?到底怎么了??"旁边的大姨示意这婆婆王别讲,而我却更加的好奇,便又开口道"没事,王婆婆,有啥你就说。”她长叹一口气“你随我来房间,婆婆对不起你啊!”

我吓坏了,妈的到底啥事哟,咋的还整上对不起了,于是随她进入了一个单独聊天的房间。

"我啊,本来是因为他走的太早,什么东西都没有给我留下,一句话都没有,婆婆痛心啊,于是想着要去见他一面,真没想到换来的代价竟然是这么大!“此时她的哭腔更严重了, 我不敢说话,只好一直望着她,试图给她带来一点安宁的感觉。“那天,我只感觉到头一阵轻,然后我的整个身子就出来了,你还在揉眼睛,但是你仿佛没看到我。在我面前是一条路,很黑,我便知道,我的魂已经出来了,而这条路便是我去见他的路。我就这样子在路上飘着,走了许久,并没有想象中的阴森鬼气,我很安详,就像回到了家的那种感觉。我就这样走着走着,慢慢的,我看到了光亮,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于是加快了脚步,我看清楚了!

那是一片森林,树上挂着许许多多的油灯(描述灯准确一点来说,不是油灯吧,反正当时说的就是接在树上的一样),那个灯芯啊,有长有短,光啊,有暗有亮,灯的底端还有着各式各样的名字。我仿佛明白了这个就是代表人生命的灯吧。冥冥之中有股力量驱使着我往一个方向走,于是我就这样子前进着,直到眼前出现了我的那盏灯!”我在旁边听的一愣一愣,这跟我认知的这个世界不一样啊,没敢插话,直到她又再一次开口。

”它好暗呀,光好弱啊,就那么一点烛火在风中摇曳,仿佛随时都快要熄灭。我又看向了旁边的那盏灯,我儿子的,在我的那盏灯对比之下,是那么的有活力,我很开心,虽然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但是看到儿子健健康康,心理的安慰比谁都强,旁边还有一盏灯,更加的黑,那光就跟烟头的差不多,随时随地都要熄灭.....“

”那是你王爷爷的,就这样子在我面前,马上那一点萤火就要消逝了,我着急了,我还没有见到他的人呢!我摸着他的灯,小心的擦拭着,尝试吹点小微风,让萤火更加亮一点。“”你啊!别吹了,再吹人都要吹散了,“他出现了,我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背后,“你不该来的,本来打算一些重要的事引导儿子的,没想到你居然通过这种方式来见我一面,付出的代价应该不小吧,本身你的灯还早着呢,这下子也快要灭了,还指望着你看着儿子娶媳妇儿,生娃呢,你啊你,哎。“”我不知道我的这个举动付出的代价竟然这么大,困惑了一阵之后,和你王爷爷聊了一会儿,就这样我们跟平时吃完饭散步一样,他还在我的身边。能见到他这最后一面,说什么也是值得得。”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婆婆王为了见到爷爷一面竟然舍弃了这么大的代价,当时还觉得爱情这么伟大,没想到下一刻,婆婆王对我所说的,却让我大吃一惊......

“我和他边走边聊着,甚至忘记了要回去的事,慢慢的周围的人多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走到了那里,那些人啊,跟平时的市集都一模一样,我看着一个人摆摊卖的西瓜,还上去敲了2下,对他说,这个瓜不错,给儿子买一个放家里,儿子喜欢吃。他啊,做出了一个苦笑的表情,不了解他的意思。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像地震一般的摇晃,人慢慢的都不见了,像蒸汽在空中消逝了一般,他突然对我挥手,像是离别的意思,我眼泪止不住的流,好像他到了该走的时候,他整个人一点点的消失在我面前。而我则感觉到一阵光吸引着我离开,我的身子也开始消逝.." “很像一场梦吧,后来我醒了,你则睡觉了,他们把你送到车上,我给了神婆一些酬劳,挺感谢他的,没有他也见不到他最后一面。”我点点头,不知道是该感叹婆婆王傻还是什么的,损失了阳寿,就为了见那么一面。那个时候的我并不懂啥叫爱,只觉得生命比较重要。。“这跟对不对得起我,有啥关系呢?,还是没懂啊。“”你做了叫醒婆婆的事,神婆后面才对我说道,其实你也是用阳气,和阳寿在拉我啊!“wtf?我去你妈的逼的,还有这种操作?”我心里骂道,“嘿嘿没事,婆婆,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我命长着呢,就算送个十年出去,我还能活到80呢。”她笑了,这么久第一次看出来她笑,我想她应该是把心里的石头放下了吧,我呢,说不清当时是个啥心情......

其实啊,后面了解到整个事件,我失去的东西在后面据说积德行善啥的,都可以补上去的,所以我也不怎么担心。自从这个事情之后啊,对民间的一些古老的东西,都持敬畏的东西,你可以不相信,但是绝对不要亵渎。自然我后来也问过我爷爷这种类型的事,我爷爷却说道,当初他小的时候,说要送他下去见他爸爸,后来却折腾了半个小时没下去,都是瞎扯淡,都是骗人的。
指导教练:豁亮联系电话:139736903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乡村灵异之迷路

下一篇:几个乡村吓人的鬼故事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1-10-29 02:06 , Processed in 0.099932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