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乡村怪谈之鬼事(民间故事)

2021-8-19 22: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58| 评论: 0

月光如水,小山村在夜风中暑气有些缓解,安静地睡着。

说它小,因小山村本就不大又依山而建,家家户户分布散乱,再加上村里青年男女都外出打工未回,更显得死气沉沉,只有山间丛林中偶尔传出几声猫头鹰的叫声,划破夜的平静。

王老汉的家在村口,儿子出门打工去了,女儿十九岁了,女儿晚饭后就上楼去了,王老汉老伴则在看电视,年龄大了,觉自然少了,电视成了唯一打发时间的方式。

不觉间夜十点钟了,王老汉夫妻还在津津有味地看着《包青天》,俨然没发觉时间的流失。

“啪…啪…”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王老汉翻身从坑上凉席上下来穿着拖鞋去开门,“谁呀?”王老汉边开门边问。

没人!王老汉没放到心上,以为年龄大了,耳朵出了幻觉,又回到坑上看起了电视,刚坐下不久,那敲门声又晌了起来,“啪…啪…”这回他确信没听错,只好又下坑去开门。

门开了,依旧没人,院子里空落落的,只有树下那斑驳的投影。“莫非是风?可今晚风不大呀!”王老汉边关门边疑惑,复又回屋,电视演的正高潮,他可不想多停留。

还没看两眼,那奇怪的撞门声更大了,王老汉这回怕听错,就问老伴:“你听到有什么声音吗?”老伴比他还电视迷,不耐烦地说:“还不去开门,别打扰我!”王老汉这才相信真的没听错,就又去开门,“来了,稍等一会!”边说边打开门。

没人!王老汉走到院子里四下看看,一个人影也没有,又向楼上看了看女儿房间,没一点动静,显然不是女儿敲门,王老汉只好重新关上门,边走边自语道:“真见鬼了!谁敲门呢?”老伴心里念头一动,“鬼?”她其实也早留意那敲门声了,不由地吐出那个字,听到这“鬼”字,王老汉心里打起了鼓,腿也不听使唤了,踉跄着走近老伴,两人对视着......

“啪…啪…”那敲门声又响了,王老汉随手抓个木棒,硬着头皮走到门边,边开门边准备用木棒随时袭击。

门开了,依然不见人影,院子里黑洞洞的,月亮不知什么时侯隐去云中,一只鸟儿“嘎”的一声飞起消失在夜空中。王老汉不敢出门,赶紧关上门,头皮发紧,好像夜空中有双阴冷的目光在盯着他。他一言不发,腿打着颤回到老伴身边,反手关上电视,老伴也意识到不样没敢发问,大热天的两人吓得蒙上了被单,相互紧紧抱着...... 那奇怪撞门声还在继续,两人陷入惊恐之中......

围墙边树上闪现一个身影,像幽灵出没在夜色中......

王老汉的女儿名叫王莹,今年芳龄十九,出落得像山上的杜娟花,只因失目没能上学,更是没有媒人上门,她却不悲不喜,因为她没有故事。每天不过简单地重复自已,白天她可以感受一下阳光,捕捉风吹动的痕迹,听听人群中发生的别人的故事,用听觉了解一下这个世界。

夜晚,为了不让父母操心,晚饭后便回到自已的房间。白天和黑夜对她来说没什么不同,她永远融于黑暗之中,但今晚她分明看到一个人,一个婆婆,一脸的慈祥。“你是谁?为何我能看到你?”“我是勾魂使者,你们传说中的鬼!”婆婆说。

“你是来带我走的吗?太好了,这样就不用成为父母的负担了。”王莺真的愿意跟随婆婆走,但想到父母可能会伤心又有些为难。 “不,今晚有人会死在欲望里,有人会在希望中重生!”婆婆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听不懂,婆婆,不是说鬼很可怕吗?为什么我看你很亲切?”王莺生来第一次可以看见东西,话也多了。

“相由心生,我是你心灵的影子,这世界本来无鬼,除非人心有鬼!”婆婆也不知为什么自己今晚怎么愿意与人说那么多话,平常她都是隐身的,因为这是阴差的规矩,弄不好会受到惩罚的。“等会,得把这丫头这些记忆抹去,也只能这样了。”婆婆心里想。

“那婆婆来干吗呢?不会专门来看丫头的吧?”王莹说出自己的疑惑。

“当然是做份内之事呀,我该走了!”婆婆说完便隐身不见了。

她失望地又躺在床上,这时她听到有人在用钥匙开门的声音,她的听力绝对不错,她心里有些迷惑,接着一人蹑手蹑脚走了进来,她刚想出声,一只大手捂着她的嘴巴,接着塞进一团布条,然后用绳子反捆了她的双手,她看不见,但感觉是个男人。

黑夜中那人在脱他自已衣服,由她在床上掙扎,他反而更兴奋起来,然而当他刚脱了上衣,便发现王莹不再挣扎了,像陷入沉睡似的。他有些疑惑了:“这丫头是任命了,还是也想体会一下做人的乐趣呀?正意淫着,突然发现王莹眼里放着绿光,在绿光映照下,口中布条脱落,露出两个森然的镣牙,狰狞着向他一笑:“快来呀,我好久没喝血了!”

黑暗中的黑影顿时僵住了,瞳孔扩张,嘴巴张大,七魄出窍。这吋,王莹恢复样貌,像睡着了。

“唉,这人死了连魄魂都散了,来生连畜牲都做不成了,既然如此,就用你的眼还丫头一个郎郎乾坤吧!”婆婆说完两手结印:“移花接木”,之后又在王莹眉心点了一下说了句:“忘了今晚之事吧!”便消失不见了。

王莹悠悠醒来习惯性睁开眼,发现床头站着一个面目狰狞的人,张大嘴叫了一声,并没意识到自己眼晴复明了。她的这声尖叫,惊动了楼下还在惊恐之中的父母,两人—机灵坐了起来,第一念头:女儿出事了!

王老汉拿起一根棍子就冲上楼去,老伴也尾追了过去。王老汉冲进女儿房中,随手按了门旁灯的开关,便看到一个赤膊汉子的背影,就一棍打去,大汉应声倒地。他顾不得汉子死活,走到女儿床前,帮她解开双手,看到女儿衣服完整松了口气,老伴冲出屋内抱着女儿问:“怎么了,莹儿没事吧?”她压根没看到地上的大汉。

“我没事,我也不知怎么回事,醒来就看到眼前这个样子。”王老汉在母女交谈时,开始打量地上的汉子,这汉子虽然变了样子,由于太熟,还是认出这汉子是本村的“光棍李”,上前用手指探了探他的鼻孔,发现人己没气了。

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一家人不知该如何处理,不管怎样人是自己打死的,王老汉急忙去找村长,他认命了,女儿没事,他偿命也觉得值了!

村长半夜被叫醒,一脸不高兴,但一听出了人命,马上叫醒一些人,打了派出所电话,他也见过世面,让人保护现场,等待派出所来人。

半个小时后,值班民警赶到现场。事出蹊跷,民警也无法处理,只是用白灰撒了警戒线,让王老汉一家不得外出,留两个人保护现场,就向县公安局汇报,等县里来人处理。

县值办公室接到电话,已夜一点钟了。案情便是命令,局长连夜通知几位得力干将,由重案组组长陈涛带了几个手下连夜赶到小山村。

陈涛走近死者,开始初步验尸,手下人也拍照的拍照、记录的记录忙碌起来,之后又询问当事人王老汉一些问题,便让村长等几个村民和派出所两位同志回去了,一切由县公安局接手。

就在王老汉家里陈涛召集手下展开讨论。“大家发表一下意见,有什么说什么!”陈涛不放过每一次提高手下业务水平的机会,探员小高抢先发言:“我认为是光棍李图谋强奸,因王莹惊叫,王老汉护女心切打死光棍李的!”

“不对,王莹惊叫,光棍李肯定逃走,因为王老汉起床上楼需要时间,怎么会死在少女房间?”探员小宋提出异议。“不错,死者脸上有惊恐状,况且光棍李身上棍伤不足以致命,而且是死后才打上去的。”验尸员刑英小姐说。

陈涛欣慰点头总结道:“大家说的对,死者死因另有玄机,我认为此案落脚点在王莹丫头身上,大家都知道,王莹以前可是盲者,为何一夜复明?”

“对呀,是不是光棍李本身有心脏病之类受某人惊吓而死,而在死前取了其视网膜麻醉了王莹并为其做了眼科手术?”

“那王老汉的鬼敲门怎么回事呢?”小高又提出疑问。

“那咱们这就去揭开这个谜吧!”陈涛说着领着大家到了楼下,陈涛让两人在院子守着观察门口,自已带个人守在屋内。

“啪…啪…”果然又听到敲门声,陈涛打开门,守在院子里的两人说:“组长,是蝙蝠!”“对,这是光棍李的杰作!”陈涛说。

“光棍李,他都死了还能指挥蝙蝠吗?”小宋提出了大家都有的疑问。

“大家看!”陈涛指着门上一片血迹说,众人还是不解,陈涛解释说:“这是光棍李故意事先在门上涂抹的黄鳝血,蝙蝠就是奔这片血来的,我也是从民间得知这个邪门歪道!”说着陈涛用布攒点水擦净了血迹,让众人都进屋验证,果然,好一阵子那撞门声再也没有传来,众人心服口服!

陈涛此时仍愁眉不展,他在想:“这小山村有这么高明的医生吗?况且手术也太仓促了吧?在这样的环境下,世界名医也做不到吧?”

天快亮了,陈涛又调查了王老汉一家的家庭背景,没有什么疑点,只好带死者光棍李和王莹回局里,其他人都没追究,包括嫌疑最大的王老汉。

王莹在医院查检后发现,她的眼没有做过手术痕迹,而光棍李的视网膜却没有了。

局长亲自参与案件反复论证,最后不得不把此案列入悬案,并定为机密,对外宣布:光棍李图谋不轨,心脏病急发死亡!

当天,王莹被送回小山村,山村里人都欢呼一片,都为纯洁善良的丫头感到高兴,事后都问她当夜她看到什么,小丫头说:“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看得出她没有丝毫说谎的样子,但乡邻们背后都在议论:“王莹这孩子是被夜游神搭救并治好了她的眼!”

王莹自以眼晴复明,再也没看到那勾魄使者,也想不起那晚的事了。
指导教练:豁亮联系电话:139736903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乡村灵异之迷路

下一篇:民间故事:小时候农村听过的鬼故事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1-10-29 01:00 , Processed in 0.111096 second(s), 51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