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民间故事:饿死鬼上门讨食,女人好心送饭,却酿一桩风月案

2021-8-22 19: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64| 评论: 0

明嘉靖年间,村中有一王姓的小户人家,家中老父名叫王启德,其妻去世的早,和小女王喜儿相依为命至今,日子虽然过的苦一些,但好在街坊邻居十分照顾这父子俩,生活也算是幸福。
时年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这日家家户户都取消了家庭聚餐,还未到子时整个村子里便都没了人影,王启德一家更是如此,提前给亡妻烧了些纸钱,便匆匆忙忙回家睡下了。
夜里寂静无比,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王家门外响起,吓得王启德浑身一颤,心中不禁心生寒意,中元节的夜晚,谁会来敲门?
可听那敲门声着实急促,只好起身前去,来到门几尺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问道:“门外何许人也?家中已然睡下,若有事明天再来。”



话音刚落,门外的敲门声就停了下来,王启德见许久没有动静,便要扭身回屋,哪知这时敲门声再次响起,王启德这下不敢再吭声,反而是放缓脚步轻手轻脚的来到门边,弯腰说着门缝一望,登时就把王启德吓得不轻。
只见门外跪坐着一个衣衫褴褛,浑身脏兮兮的人,那人似乎是感应到有人在看他,猛地一抬头,一张惨白惨白,毫无生气的脸便出现在王启德的视线。
王启德忍不住大叫一声跌坐在地,可门外敲门之声仍在继续,王启德不禁大骂道:“快走,小心我拿柳树枝抽你!”
可门外那人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仍旧一声一声的敲着门,期间还夹杂着阵阵的呜咽之声,紧接着便瓮声瓮气的说道:“好心的人家,给我点吃的吧,我好饿好饿好饿啊!”
王启德吓得赶忙回了屋,女儿王喜儿被这声音吵醒,披上外衣便来到父亲屋前敲了敲门,王启德一听是女儿,这才敢将门打开。
王喜儿见父亲一脸惊慌连忙问道:“爹,门外是何人?为何您如此恐惧?”
王启德摆摆手:“闺女儿你忘了,今天可是中元节,外面有个饿死鬼讨饭吃,样子十分可怖。”
没想到王喜儿竟是一笑:“爹,鬼有何惧?生前不过亦是人罢了,我且去看看。”



王喜儿说着,就迈着小碎步走了出去,王启德自是害怕,但也担心女儿的安危,连忙尾随其后也走了出去。
王喜儿也不害怕,来到门边往外一望,虽然也是吓了大跳,但仍是扭头对王启德说道:“爹,我见那饿死鬼实在是可怜,不然我们就给他些吃食。他吃完了就把他打发走,我们也能安生些不是?”
王启德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得听从女儿之言将门打开,让饿死鬼进门拿了吃的就离开,饿死鬼无言,只是嘿嘿傻笑,王启德见这鬼似乎没有什么坏心思,也就放松了警惕。
饿死鬼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东西,又支支吾吾的要水喝,王启德只好扭身到水缸前舀水,当他再回来的时候却发现院中大门紧闭,已然无人,女儿王喜儿也不知何时回了屋,但他依旧是不放心的来到女儿屋前看了看,见屋内床榻之上似有人影,以为是女儿睡下了,便也放心的睡去了。
第二天王启德睡的晕乎乎的,起床一看外面,已是日上三竿,但王喜儿依旧未起床,王启德心想昨晚醒来想必也是累了,多睡会也无妨,遂便出门砍柴去了。
待他回来已是两时辰以后,可王喜儿依旧没有醒,这时王启德不禁有些担心,连忙来到女儿房间门口叫道:“闺女儿,你醒了么?快快起来,一会该吃午饭了。”
王启德说罢就在门口等了会,可依旧不见女儿有动静,便伸手敲了敲门,哪知刚敲了两下,门便自己打了开来,与此同时屋内情景也映入眼帘,王启德一看,登时就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
王喜儿没了,赤身裸体躺在地上,有被人玷污的痕迹,头部为钝器所伤,乃要害之处,根据仵作查验,凶手应是先将王喜儿用东西砸死,才实施的暴虐行为。
王启德大喊闺女儿命苦,跪倒在地苦苦哀求知县一定要将凶手绳之以法。



知县连忙将王启德扶起并问道:“昨晚你应该一整夜都在家,为何你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到底发生了何事?”
王启德想起昨晚的事情不禁又是浑身一颤,连忙一五一十的将昨晚发生之事说了出来。
知县听罢,指着王启德不停的摇头叹息:“糊涂啊,世上哪有鬼神,不过是人们编造出来吓唬别人的罢了,如今看来凶手就敲了你一家门,又犯下如此不伦之事,想必是有备而来,你家可有仇人?”
王启德沉思片刻,摇了摇头道:“回大人,并无。”
“那令嫒可有儿女私情?”知县继续问道。
王启德又是摇摇头,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说道:“大人,倒是有一事,前不久村长家的大儿子到我家提过亲,不过我闺女儿并不喜他,我便代为拒绝了,可…村长的大儿子十分高壮,昨晚那人确实精瘦,大人此事定与村长之子有关,除了他我想不出其他人了。”
知县背着手点了点头,在原地踌躇片刻,又道:“对了,我来时见你们村子封着,这是为何?”
“回大人,昨日中元节,村中有规矩不让出门,凡在中元节至次日午时进出的村民都要报备”王启德说道。
“那也就是说…昨日那人必定是村中之人”知县自言自语念叨着,却被身边衙役听了去,这衙役不禁叹道:“可是大人,这村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总得下来也有几百多人,挨家挨户的查,恐怕凶手早就跑了。”
“无妨,将家中贫穷的,或者有老光棍的排查出来即可”知县说道,几名衙役听完,片刻后这才意会到其的意思,连忙动身前去。
一时辰过后,知县面前站了不多不少三十余人,且都是男人,他将体型不符的人排除掉,就只剩下了十二人,遂又命人给几个人一人发了一个棍棒,叫几人将面前的木桩放置长凳之上,一脚踩着木桩一头,用木棍敲击另一头,若是有人敲断,便会赏他二两银子。



几人面面相觑,虽不知这究竟是什么比赛,但一个个均是跃跃欲试,二话不说就开始了敲击,一顿操作下来,知县发现有几人费力敲了几次都没成功,更有几人敲到了自己的脚,在一边嗷嗷直叫,只有一人轻轻松松两三下就将脚底的木桩敲成了两半,看得周围人是目瞪口呆。
此时知县再一看那人,穿着一身破布麻衣,身材清瘦但却有一身蛮力,遂立刻大怒道:“来人,把这人给我抓起来!”
那人一愣,神色有些慌张的问道:“这…这是为何?”
“为何?就凭你用钝器杀害王喜儿,又将其侮辱!”知县说罢便叫人将那人押到了县衙之中。
在知县审问之下,这人也没撑住,便说出了实情。原来这人名叫张蛋儿,家就住在离村长家不远处的一个破茅草屋里,家中父母去的早,他更是独身一人,自小便体弱多病,常常受村长家儿子的欺负,心中多有不甘,便偷偷学了些猫脚功夫,成日练功,后来村长家儿子不再敢欺负他,可张蛋儿却早已对其恨之入骨。
一日张蛋儿见村长儿子垂头丧气的回家,他便揪住一个村长儿子的跟班问了问情况,一问之下才得知,村长儿子这是找王家王喜儿提亲被拒绝了,于是张蛋儿心想,你想要的,我偏偏不让你得到。
正巧过几天便是中元节,张蛋儿夜里便将自己打扮成一副饿死鬼的模样,跑到了王家去敲门,之后的事情也就这么发生了。
而一人要有足够的力气才能将另外一人一下子用钝器杀害,知县这才想出了这个方法,不过一开始他也并不确定张蛋儿就是凶手,不过就是碰运气罢了。
后来张蛋儿被判了斩刑,而王喜儿尸骨未寒,其父王启德也跟着一块去了,可怜无辜的父女俩,被一场冤仇牵扯进来,实在是令人惋惜。
作者:大福子
案后感言:世上坏人何其多,又是夜晚,更是不能够给陌生人开门,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善良之心可以有,但不能泛滥,不然会有二心之人利用你的善良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指导教练:豁亮联系电话:139736903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乡村灵异之迷路

下一篇:民间故事:秀才在家喝醉酒,跑到坟头说娶鬼,隔夜一对母女找上门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1-9-19 10:09 , Processed in 0.105900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