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童年趣事:父亲当年给我讲过的那些“鬼”故事,原来都是幻觉

2022-5-14 09:1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0| 评论: 0

#头号周刊#



父亲的故事会
六十年代农村文化生活极度匮乏,孩子们晚上吃过晚饭无事干,就三五成群捉迷藏,斗鸡,跳绳,自寻其乐。

大点的孩子挑兵打营,运动强度较大,许多家长怕天黑路滑,都不爱让小孩参加。

青年小伙子及成年人则喜欢玩纸牌,推牌九,打麻浆。昏黄的煤油灯前,一屋子人挤的密不透风,看热闹的比来牌的人多,每人兑上一分两分钱,等待庄家开牌叫局,期待开牌决定输赢的一瞬间,输者奥脑,连说霉气,赢者跳跃,连说手气好,乱轰轰闹到半夜才散场。

那时也没电,到处瞎灯灭火的,上了年纪的老人们则喜欢聚在一起唠嗑,前三皇,后五帝,张家长,李家短的瞎聊,我却爱缠着父亲讲故事,特别是爱听父亲讲的鬼怪故事,别看父亲没文化,但他讲起故事来那是绘声绘色,声情并茂,一帮小孩子扒在他身边象小鱼似的,越讲到害怕处,小孩子们围他越近,最后干脆扒到他背上,身边,腿上。每次讲完,父亲怕吓到孩子,总笑着说所谓鬼怪都是假的,都是为了吓唬小孩子瞎编的。尽管如此说,但故事中的场景,想起来也让人毛骨悚然。我记得印象最深的是发生在临村的一个真实故事。

话说赵家屯有个赵老汉,与老伴连生俩闺女后,终于在四十八岁那年生下一个男孩。起名大虎。老两口晚年得子自然视为珍宝,平时是捧在手心怕坏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两个姐姐也是处处让着他,好吃好喝的都不敢跟他争,大虎长到八岁,顽皮异常,打架斗殴横行乡里,常常有邻居扯着被打伤的孩子前来告状。但赵老汉总是护短,说是小孩子过家家,哪有不嗑嗑碰碰的,从来不曾打骂独子。
那日赵家屯的广播说公社晚上看戏,是县豫剧团唱穆桂英挂帅,孩子们都早早吃晚饭准备出发。大虎见两个姐姐都去,也向爹闹着要去看戏,赵老汉本不想让大虎去,毕竟公社离赵家屯足有六七里地,又是晚上,怕出意外,但禁不住大虎哭闹,不得己只好订咛大妞,一定要看好弟弟,散戏后一同回来,别跑丢了。



农村看大戏
大虎与两个姐姐来到公社戏场,找了个缝隙钻进人群,三遍锣鼓敲过,演员上场,下面人群争向台上观望,大虎看不见就爬到姐姐背上观望,戏唱到一半时,突然刮起了北风,黄沙吹得人睁不开眼,一会儿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戏场上数千人轰一下炸了场,大妞姐弟三人被挤得随着人群,一会儿往东,一会儿往西,戏场上人来人往,乱轰轰姐找不到弟,弟找不姐,大家都跑着躲雨回家了。大虎人在戏场左等右等不见姐姐,只好随原路返回。一路风刮雨淋,大虎踏着泥水,深一脚浅一脚摸黑往家赶,好不容易赶到庄西地,突然一道闪电,大虎看到前边路边正是刘家坟场,路边不远处前几天才埋了个新坟,听说是上吊死的,殡葬那天大虎还随小伙伴在此看热闹。大虎常听大人说鬼怪故事,心中害怕,但坟地边又只有这条路通过,无耐只好壮着胆子前行。走到坟边,大虎目不敢斜视,闪电瞬间,大虎忽见新坟上忽然一白色衣物飘起,吓得惊叫一声向村庄跑去。身后风雨刷刷,仿佛有物跟随,直吓得大虎哭爹喊娘,跑到家门口大喊一声昏倒在门边。
赵老汉正在屋内责怪女儿丢了弟弟,听儿子喊叫急忙开门,儿子却顺势倒在赵老汉怀中。一家人手忙脚乱把大虎弄到床上,换下湿衣把大虎捂到被窝,呼叫半天大虎才慢慢睁眼,但此后无论大人怎么问他,大虎就是不说话。叫来村医诊断,说是无甚大碍,只是受了惊吓,开些镇静药物就走了。
此后数日,大虎看戏遇鬼的事被传的沸沸杨杨。其实第二天赵老汉就到坟地为大虎“叫魂”,(农村习俗,小孩受惊吓后要到事发地叫魂)发现坟上花圈被风雨吹散,白色的纸花吹的到处乱飞,大虎夜里看到的应该就是纸花被风吹起所造成的幻觉。但大虎受惊吓后一直低烧不退,哭笑无常。其父无耐又送他到省精神病院医治,半年后才全愈归来。
其实这世上本无鬼神,大虎晚上所见白物,无非是坟边花圈,被风雨吹散飘向空中所产生的错觉。但夜半旷野新坟,雷电雨打西风,置此景地,任你身强力壮之人也会心生怯意,况一八岁顽童乎?!



夜半坟场太荒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乡村灵异之迷路

下一篇:民间故事:财主被毒蛇咬伤,男子施救后告诉他:你中的不是蛇毒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2-5-24 17:05 , Processed in 0.213200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