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女警遇见鬼(小说连 载4:心态掩饰了秘密)

2022-5-13 10:5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8| 评论: 0



文|张诤



(接昨日连载3)

陈梦英和丈夫争吵了几句。杨富龙认为陈彩英被欺骗了,那个男人如果真愿意离婚娶她,就不会让他来”避难“。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而且后悔不当。陈梦英却坚持保护妹妹,她甚至哀求杨富龙同意她"收留"妹妹,让妹妹陈彩英把孩子生下来,如果有什么不妥之处,她们可以收养孩子。杨富龙表面上不同意,但他心里却深深不安。两人意见不一,背对背的睡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杨富龙没有打招呼示直接开车去上班了。陈梦英做了早点,让妹妹多睡一会儿起床吃,保持好心情在家休息,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她自己又坚持走路上班去了。

日子平淡的继续,陈彩英的肚子慢慢隆起,陈撒撒气英每天变着法子的逗她开心,更是把孕妇的饮食学问研究了一遍,按部就班的给她加强营养,还提前准备了不少玩具,衣服,她比任何人都期待孩子出生,她的内心更希望是自己的孩子。陈彩英每天的活动范围就在小区内,散步,又或是听听音乐、读书、看看影视剧和睡觉。似是享受人生。

或许是受陈梦英的执着影响,杨富龙对陈彩英友好起来,但眼神后面却藏着各种复杂的心情,陈梦英看不出来,反而对杨富龙的态度感到满意。堂妹的产检都由杨富龙安排医院的妇产科进行,陈梦英每次都陪着去,把每一项指数都问得很他细,医生都会给她细致的答案。她依然把杨富龙的及服熨得平实,叠得整齐,还衣服上喷上一些淡淡的兰花香水,把洗衣粉的清香消去。杨富龙每天穿上陈梦英递给他的衣服,从不忘记对陈梦英示好。杨富龙对形象似乎更在意起来,剪完指甲还要用挫刀磨平小楞刺,晚回的次数多了起来。陈彩英却对杨富龙的友好并无感激之意,反而有些反感甚至愤怒。她对杨富龙的变化敏感并神经质,她提醒姐姐要严防杨富龙,盯紧一点。姐姐反而大度且不在意。她和陈彩英重复着她的态度:“丈夫就是一丈夫之夫,一丈之外就由他去吧,他心中有你,你手中就有风筝线,他飞多高都能拽回来,他心中没有你,你拽回来都无用。”

“你是感激还是对他报恩,也许姐夫变了,是个不值得你用心付出。”

“他当年救下我,又悉心照顾好,姐嫁给他,从未怀疑过他。他要变就由他变吧!我也拦不住。只要我还有你这个妹妹。还有你将出生的孩子,我就满足了。”

“姐姐……”陈彩英抱着姐姐,泪流不止!

已经五次了,杨富龙把拿到手里的药都又放了回去,他下不了手。他也再没有提及美国同学捎回治疗药的事。陈梦英问过他一次,美国同学捎的药到了吗?杨富龙告诉她说快到了,但现在妹妹的事尚未解决好,就别考虑他们生孩子的事了。陈梦英忧伤的说:“如果我也能像妹妹一样,怀上孩子多好。但你给我一个实话,我是不是真没治了。我不怪你。”

“不,相信我,我拿到药物,就会尽全力治好你,我也希望我们能的自己的孩子。”杨富龙心情复杂,他在既痛苦又激动的心情中紧紧抱住陈梦英。

“我不怪你,无论是什么结局,我都无悔……只是我求你一件事,别去难为妹妹,我们不问她那个男人的任何事,我们安心的等候她的那个男人离婚娶她,如果她真被骗了,我们就收养她的孩子。让她好好去嫁人,让孩子好好的长大。”

杨富龙和妻子的对话,妹妹偷听到了,也再次流泪了。但们三人始终没能真正把问题抛出,一切都隐隐喻喻的藏在各自的心里。像远郊静空下的房屋,没有敞开之门。



又一个上班天,上级各相关部门对靖江市南城区在收治无助病人做出贡献的各种奖章、证书、奖金发到了,陈梦英也领到了三等功的奖金。下午下班前,她正盘算给杨富龙买点什么,为堂妹添点什么,电话响了起来。是办公室的宋梅打来的,问她还记得与否请吃饭的承诺。她说记得,不敢忘记。因为家里有事,所以就一直没有兑现。宋梅又告诉她,别请了,丁辉主任定了,下午下班时警令部全部人员聚餐,他请客,这是警令部人员调动后的第一次聚会,不准缺席。陈梦英问有什么理由?宋梅说丁主任人酒席上会宣布重大决定。

然而,陈梦英对丁辉请吃饭觉得意外,意外之意,她忍不住抱怨宋梅:“怎么现在才告诉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宋梅误解了她的意思,便说:“这是丁主任亲自约见我们的,他说他是下午开完会临时抽的时间,之前一起没时间,现在他都安排好了,让咱们直接过去,想大伙见见,他还特意提到你,你务必去。”挂了电话,陈梦英愣了一会儿,转身朝办公室门口走去。

门后挂着一面长方形镜子,镜子里的陈梦英无精打采,眼角的鱼尾纹绕圈似的围着双眼,感觉她在生谁的气。她也的确有点生气,为这突如其来的饭局,找借口不去吧,可丁辉以后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官”,他拿不准就升到那个重要岗位上去了,多少人想攀还攀不上呢?况且,她心里还有一只小手在挠,挠得她心思不定。丁辉一直对漂亮女性有意拉拢,她担心……陈梦英心里又多了一些畏怯。

陈梦英生气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不满意眼前这副没有修饰过的面孔,究竟去还是不去,宋梅的电话中使用了“务必”两个字,又说丁辉特意提的她,那为何不亲自打电邀请她呢?是不是还有什么以前的原因。权横再三,她想了下过去和现在,还是决定去。

陈梦英调整了自己的心情,对着镜子努力笑了笑,动作麻利的从包里拿出了化妆盒。她用的化妆品很普通,因为自己是警察,她很少化妆,或者从来是化淡妆,但作为女人,她迷恋化妆品打开的瞬间,拧开品瓶盖,凑近鼻子一嗅,内心蓦然地升起少女的萌动。那种感觉新鲜极了,美妙极了,让她回到了多么美好的青春时光。



(特注:敬请关注阅读连载5 精彩继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废弃医院的诡异经历,胆小勿入

下一篇:“驱鬼除魔”的汉族女娃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2-5-24 17:14 , Processed in 0.218639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