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偏僻小村里,半夜为啥响起神秘敲门声?开门全无,走了又继续响

2022-5-13 07:5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3| 评论: 0




田野红杏2021-05-23 03:01
五一节那天早晨 ,豫东地区柳林湾村的村长王万能对本村八旬多的老农民黄喜仁说:“喜仁叔,俺媳妇昨天去民权县城”兰大百货商场“与”海蓝之家“了,都说五一节要优惠酬宾,搞活动,俺看,你五一必须去县城;不然,过了这个村,都没有这个店了。”
黄喜仁一听眉飞色舞地笑着拍拍王万能的肩膀说:“还是俺万能侄儿管!(豫东方言,即行)俺五一那天早去不就行了!”
五一那天早晨,黄喜仁早早吃了顿饭,俺踹了袋“王光牌烧牛肉“,就开起电动三轮车,哼起”在希望的田野上“歌曲,沿着310国道去民权县城了......
黄喜仁喜滋滋地屁花都是开的,从县城”兰大百货商场”海澜之家百货商场“。再到”县城火车站地下商场等,花了1559元钱,把电动三轮车装成"一座山",才满载而归......
黄喜仁从县城赶到柳林柳林湾村回到家里,已经夜里十一点四十五分了。
他边脱衣服边对对妻子摆摆手说:“老东西,该睡觉了,中国的罗布泊沙漠在梦州里等俺开州罗布泊参议员座谈会呢,讨论俺是用什么妙法把这沙漠变罗布泊绿洲的!”
老夫妻两人因为心里有事,翻来覆去总睡不着......
黄喜仁只好对妻子说:“你拿玉蜀黍粒子,俺拿花生粒,默默地在心里数数,光反复数1-2-3-4-5-就慢慢地入睡了.”
你别说,这方法真灵验,过了不到10来分钟,黄传仁就进入了梦乡,在梦里罗布泊沙漠得奖了,奖品是一只烧鸡,他在梦里嘟囔着是这么个意思。所以,他在梦里治理张着嘴巴仿佛在吃什么香甜的东西......嘴巴里还咬得牙齿“咯嘣”响。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阵敲门声,黄喜仁老伴刘翠花嘴里嘟囔着:“这深更半夜的,有什么事啊不能明天再说吗?”
她边说边提拉着拖鞋去开院门,待打开院门,四下里望望无人,只见外门房檐下有一个大铁筛子,下面罩着一个铝盆,铝盆里是一盆鳝鱼,其中一只还是剥开的.....
由于刘翠花不知什么人干的?也不知有没有毒物?只好又盖上,关住外门,坐在床头上;
停了不到一袋烟功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又忽然响起来,而且一阵急似一阵,刘翠花又披上衣服去开门;她打开门,警觉地往外边一看,什么人也没有!
她怀疑地揉揉惺忪地睡眼,奇怪啊!还是什么也没有!....
她可翻来覆去地把床板压得“吱钮-吱钮-吱钮”地响,怎么也睡不着......
刘翠花嘴里嘟囔开了,“俺老两口上不愧天,下不地,老天爷,谁家暗算俺哪!”
“是 不是俺那老东西做了花花事啊,这可不难想象,因为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多少人都遭受了.....”
“可是,这也不可能啊!要说老家伙年轻时还说得过去,可是现在,老东西那......老东西有劲也使不上啊!哎呀!这...这...到底是什么事呢?”
祷告声吵醒了黄喜仁,他揉着眼睛说:“死老婆子,你就不能在肚里默祷告!”
刘翠花却反唇相讥地说:“俺也知道你不可能做丑事,可是,小人哪里知道啊 ?你不见大忠臣岳飞不是被小人秦桧害死的呀!俺是怕......”
黄喜仁生气地一摆手说:“俺就是死,也是死在不明智的人手里!让小人万古秋落骂名!再说,哪庙里没有屈死鬼啊!”说罢,黄喜仁又睡了。
刘翠花双手合十,向墙上的玉皇大帝和老天爷的画像诚挚地祈祷着:“老天爷,俺求求您了,叫小人放了俺吧,俺可没有做坏良心的事啊!要是闹的啥误会,那不能算数啊!老天爷......”
这边,黄喜仁醒了,他揉着惺忪的睡眼嘟囔着:“这老婆子瞎嘟囔啥呀?俺刚才正做着好梦哩!俺把罗布泊沙漠改造成了绿洲,联合国会议正给俺颁发金质奖牌哩!就听见空枝有声音传来,把这破坏沙漠的糟老头子抓起来......就见黑压压一群人乱追俺......前面的树林里传来一阵诵经的声音......不一会儿,俺就醒了”
刘翠花说:“刚才,你说奇怪不奇怪?深更半夜谁来敲门?俺打开外门一瞅,啥也没有!只见门旁一个铁筛子,下面罩盆鳝鱼.....老头子,你说奇怪不奇怪?”
黄喜仁也惊讶地坐在床头上,说道:“领俺看看”黄喜仁就提拉着拖鞋随老伴来到大门外看看,并用脚踢踢筛子,也惊讶道:“真是怪事?既然送上门来,天一亮俺就吃了它,管他是谁反正没有下毒!你想呀,即使下毒,人家也不半夜下手,还怕你不吃呢!明白吗?老伴.....”


黄喜仁说着,笑道:“快睡吧,等天亮稳稳当当吃鳝鱼吧!”说罢,老头倒头就呼呼大睡;谁知刘翠花却还是放不下心来,依旧坐在床头双手合十祈祷,嘴里嘟嘟囔囔着......
黄喜仁又被惊醒了,他安慰妻子说:“俺说老伴啊,你怎么自己吓唬自己啊?你没有听说毛主席他老人家说要‘牢骚太盛防肠断’吗!做人还要‘风物常易放眼量’啊!”黄传仁说完又睡了
刘翠花却还是放不下心来,依旧坐在床头双手合十祈祷,嘴里嘟嘟囔囔着......
天一亮,村长王万能就嬉笑着说:“大叔、大婶,昨天夜里十二点不到,咱们驻村第一书记刘慧娟就给你送来一塑料带鳝鱼,说是在商丘无土养殖场买的,对你老可是大补啊!等俺把她送到县委招待所回来时,已经夜里一点多了;正碰见儿子已经把其中一条大鳝鱼剥了,俺气得踢了那不争气的儿子一脚,用盆子盛着端到你家外门口,俺估摸着你已经睡下了,就把鳝鱼放在外门屋檐下”;
回来妻子让把儿子剥皮的鳝鱼再给你送来,让拿个铁筛子罩住鳝鱼,害怕狗偷吃......俺还把儿子剥皮的那条想隔门缝扔进去,可是,铁皮门缝小,俺在大门口塞了几次都没成功,只好放在筛子下面的盆里......”



初夏农家院之夜
黄喜仁两手一拍,笑道:“哎呀!俺说咋有人半夜敲门里!害得你婶子坐在床头祷告一夜,害怕小人算计......原来是?”
待看见村长王万能与媳妇刘翠花的脸上一片惊讶之色时,黄喜仁这才说道:“俺在咱乡里集市上听看《周易》的人说,鳝鱼的血若在门上,蝙蝠闻到鳝鱼的血,会凑群来扑打门,所以,你婶子就半夜起来多少回......”
“啊!......还有这么一回事?”王万能与媳妇刘翠花眼睛咕噜咕噜地乱转,
惊讶得不知说什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乡村灵异之迷路

下一篇:童年趣事:父亲当年给我讲过的那些“鬼”故事,原来都是幻觉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2-5-24 17:11 , Processed in 0.221288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