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故事:美女在宾馆被害身亡,两年后她电脑里一张照片,让真凶浮出

2022-5-12 19: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92| 评论: 0



本故事已由作者:苦弦子,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奇谭”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引子
早晨六点半,某宾馆的六楼房间,手机铃声响起。
一个女子穿着粉色的睡衣和眼罩,伸个懒腰,接起电话,从床上慢慢爬了起来。
女子柔柔的手臂轻轻捏住手机,放在耳旁,听着里面的一个男声,一脸幸福地点着头。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轻飘飘地穿过阳台,铺洒在女子脸上,投射出迷人的光晕。
她依然没有摘下眼罩,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试探性地往前面摸索,扶着墙壁,一步步走到阳台,再往前试探,摸到米白色的栏杆。
她把手机放在地上,双手抓住半人高的栏杆,右腿往上一跨,整个人翻了过去。
下面传来一声尖锐的呼喊:“天呐,有人跳楼了!”
一声沉重的闷响,地上尘土飞扬,粉色的眼罩飞了起来,落在几米外的草丛里,阳光投射过来,把上面的鲜血照得发亮。
有人报警,有人迅速围观,纷纷议论。
“这谁啊,大早上的跳楼自杀。”
“这女的看起来好年轻,可惜了。”
“我刚才看到她站在阳台上,接了个电话就跳楼了。”
“该不会不是自杀吧?”
“想多了吧,难道还能用电话遥控杀人不成?”
宾馆老板周俊迅速查了记录,604房间,登记的客人叫王莉,他靠近人群,大声呼喊着,让大家不要慌乱,等警察到来。
救护人员赶来,宣布女子头骨碎裂,当场死亡。
警方很快展开调查,王莉在跳楼前的确接了一个电话,据查,机主是个开小吃摊的人,摊主说,电话不是他打的,当时有个路过的男人说有急事,借了他的电话打。
查监控记录,无法追踪到这个借手机的人,再说了,即便这个人行为可疑,他真的能够用一个电话让对方跳楼吗?因为王莉跳楼时,她所在的604房间绝对没有第二个人!
一个月后,对那个借手机者的追查没有结果,王莉的死被认定为自杀。
1.奇葩的委托
健身房的角落。
“你说这个委托多少钱?”周俊擦着额角的汗。
“三十万。”眼前这个叫刘铭的男人回答。
“我再确认一下,你让我去弄你未婚妻,然后你给我三十万块钱?”
“对,三十万人民币,你一定要很认真地调戏。”
“调、调戏?”
“呵呵,这个我就不用解释了吧,男女的那么点事,咱都懂的。”
“等等,我没懂,这个调戏是?”
“除了最后那一步,其他的都无所谓,衣服撕烂了,看到内衣内裤最好。”
周俊瞪圆了眼睛。
刘铭推了推眼镜:“不过,有两个前提,第一,下个月必须搞定这件事,第二,要留下证据。”
“下个月搞定?”
刘铭摆摆手:“对,最好十四号之前动手,她十四号之后可能要和几个闺蜜出去玩。”
“你的意思是,我只要调戏了你未婚妻,你就给我钱?这到底为什么?”
“你别管这么多,想拿到这笔钱,照做就是了。”
“钱怎么给?”
“这是五万定金,”刘铭递过一个破旧的公文包,“剩下的二十五万,我已经提前放到附近一家超市的储物柜了,等你成功后,我会把钥匙给你。”
“如果我没成功,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未婚妻拼命反抗,我都还没碰到她,就被她……”
“这个你不用担心,她从小娇生惯养,力气很小的,如果打架,她估计连小孩都打不过。”
“如果她报警,我当场就被警察抓住呢?”
“这个你也放心,我早就考察过地形,非常方便作案,放心,她没机会报警的。”
“行,我知道了。”周俊翻开公文包,一张张地数起钱来。
“别忘了第二个条件,你做事的时候,必须留下证据,比如拍照或者拍视频。”
“留下证据?”
“对,最好能让人从照片上能一眼看出她被人调戏了,一定要拍到她的脸,当然,千万别拍到你自己的脸。”
周俊惊得忘记了数钱。
“老哥你别怕,”刘铭拍拍周俊的肩膀,“她不报警,就没人知道发生过这事。再说了,做事的具体地点和办法,我都会替你考虑好的,不会留下任何线索,就算警察要查也查不到。
老周,我们在健身房认识也有一年多了吧,现在你的餐馆已经连续亏损,都靠贷款发工资了,那个利息有点高吧!你这样拆东墙补西墙是没用的,我知道你缺钱,三十万虽然不算多,但应该可以让你撑过这阵子,搞不好能让餐馆起死回生吧?”
周俊沉默不语。
“你需要钱,我又刚好想让人帮个忙,这不就两全其美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该不会想害我吧?哪有人雇别人调戏自己未婚妻的。”
“我的天,你想哪里去了?我的公司不缺钱,还刚好赚了点钱,我们又从不认识,你说我会谋财害命吗?我没有作案动机啊!
至于我跟她的事,我可以跟你说实话,我和女朋友谈了很多年,感情是不错,可是,我开公司的启动资金是她家里给的,从根子上说,她们家是我的恩人,就因为这个,她对我的态度太差了,一旦发生矛盾,她总拿这个压我,弄得我非常不爽,而且,一旦结婚,我是入赘的,赘婿的地位,你懂的。”
“那你还和她结婚?”
“没办法,她是本地人,家里不但有钱,还有本地的背景,老哥我跟你说实话吧,我是卖药的,现在医院管控很严,她老爹有朋友在卫生局的,很多渠道都要靠她家里打通。所以我想来想去,婚是要结的,为了防止以后她家里太过强势,我就想了这么一个主意,捏她一个把柄,好让她从此以后乖乖听我的话。老哥,你看我都说到这份上了,你还……”
“我干。”周俊收起公文包。
“记着,两个条件一个都不能少,十四号之前你随时待命,具体的行动方案我会再通知你。记住,”刘铭握住周俊的手,“这个是我们俩的秘密,千万不要告诉第三个人。”
2.作案前的准备
回到家里,周俊的老婆劈头就问:“今天厨师长又来闹了,说有七个人上个月的加班费没给,还有两个配菜员的工资……”
周俊数了一叠钱递过去。
“你哪来的钱?”
“借的。”
“你该不会又去借高利贷吧,现在很多公司破产,高利贷的人趁机割韭菜了,我们之前借的钱,能不能还上都是个事。”
“放心,是找我一个老同学借的,没利息,最多请他吃几顿饭。”
周俊躺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他隐隐约约感觉到,刘铭的这番话恐怕不能全信,一个男人,就算是赘婿吧,如果对自己未婚妻再不满,他完全可以有其他办法解决,怎么可能搞这么一出戏?
周俊上网查了企业资料,刘铭的信息一点不假,他和另外两个合伙人一起开了家医药公司,他个人持股60%,估计背后的钱就是老丈人家里给的。
而且,刘铭和周俊之前完全不认识,不是同学,也没有同事过,这样看来,刘铭的确和周俊无冤无仇,不可能来害他,到时就看刘铭给的计划吧,确实安全可行,那就赚这三十万,真要有危险,宁可把五万块定金退给他。
接连很多天,刘铭没有联系周俊,转眼到了下个月的十号,周俊从餐馆回来的路上,收到一条信息:“我就在你对面的manner咖啡里,你进来。”
等周俊坐下,刘铭凑近说:“明天就动手。”
“明天?!”
“没事,我都计划好了。她开了一家美甲店,生意一般,最近她都没去店里,但后天晚上她有个老客户要来,客人八点来,按照她的习惯,会做半个多小时,然后跟客人聊半小时天,九点钟左右,她就会从美甲店出来。店离我们家很近,她骑电动车的,要经过一个地铁施工地段,这段时间他们停工,你就在这里动手。”
说着,刘铭拿出一张纸,上面画好了一个草图。
周俊拿着看了会,说:“你的意思是,我就在这个画圆圈的地方动手?”
“对,这里没有监控,又是个拐弯,地面也坑坑洼洼的不平整,我老婆骑电动车过来的时候,速度肯定会很慢,你提前埋伏在左边的这棵树下,等她过来,就直接冲出去,捂住她嘴巴,顺着这个没完工的地铁入口,把她拖下去,在下面搞定。”
“真的没监控?我捂住她嘴巴的时候,她会不会喊?会不会把周围人引过来。”
“放心,”刘铭拍拍周俊肩膀,“不信的话,今天晚上你可以自己去查一下,周围一百多米没有监控,三百米内没有小区,晚上根本没人会从那里路过。”
“那万一真有人刚好……”
“真要是有人,你就先放弃,我们另找机会,交易照常进行,这总成了吧?”
“行。”
“这是我未婚妻照片,她叫安玲君,以我的经验,明天她估计也是穿这身衣服。”
周俊接过照片,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站在樱花树下,紧致的米色连衣裙包裹住娇小的躯体,浑身散发出的诱惑,像潮水一样向周俊涌来。
“等等,我要证明你跟她是不是真的男女朋友,万一你想借刀杀人,让我调戏一个陌生人,比如她是你的一个仇家……”周俊突然想到这个关键问题。
“老哥你真是太细心了,应该的,应该的,”刘铭翻出手机里的一堆照片。
看到安玲君和刘铭在不同地方拍的各种照片,周俊没有再怀疑,但作案地点还是得侦查一番。
晚上八点五十,周俊特地穿了一件风衣,戴好黑色口罩,来到图示地方,那里确实有个没完工的地铁入口,走下去还很深,四周黑漆漆的,很方便作案。至于地面的情况,直到九点五十,都没见到一个人经过,最近的小区估计也得步行十分钟。
周俊上网搜索了“安玲君”三个字,在大众点评上,看到了美甲店的信息,周俊反复搜索,确信安玲君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又再次把这事前前后后想了一遍,实在找不到什么可疑的地方了。
既然这样,那就干吧。
日子艰难,就干这一票,让餐馆活下去再说。
3.另一个杀人计划
“刘铭,你真的要我帮你杀人吗?”安玲君问。
“对。”
“可是,可是杀人偿命……”
“这个周俊不死,我一辈子都不得安宁。”
“有这么严重吗?”
“那件事情你应该听说过。两年前,我们还没有分手的时候,我有个生意合伙人叫王莉,突然有一天她跳楼了。”
“我记得有这个事情,好像是说她遭到了网络暴力。”
“对!王莉作为一个公关运营负责人,免不了会有一些应酬,有天晚上,她喝多了一点,被一个男客户送到最近的宾馆住了一晚,结果,第二天晚上就传出了各种消息,说什么她不守妇道,有损企业形象……”
“她应该什么都没做,对吧。”
“对,可她就硬生生地被那些人给逼死了,而这个周俊就是当时那个宾馆的老板,就是他把王莉的信息、甚至还有监控拍到的照片,全都发到网上,这才有了后面的网暴。王莉就是几个礼拜后,在周俊的宾馆跳楼的!他要对王莉的死负责!法律放过了这些网暴的人,但周俊就是凶手!他应该去死!我他妈不会放过他的!”
“所以,你要为王莉报仇?”
“王莉的死是个悲剧,虽然她还不是股东,但她的很多想法,对公司具有战略价值!她死了,是公司的极大损失,周俊现在依然逍遥法外,他不死,我睡不着。”
“你和王莉有过吧?”安玲君突然问。
刘铭犹豫片刻,说:“我们早就分手了,我和谁有过,你管不着。”
“你要杀人,为什么不自己动手?”
“虽然说周俊可能都忘记这事了,但我自己出面还是不行,警察一查人际关系,很容易查到我头上,我想了很久,实在没有办法了,你来帮忙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你和我已经分手了,没有杀人动机,这个计划我都想大半年了,放心,万无一失。”
“我有点怕……”
“怕什么,我半年前就假装无意间碰到周俊,跟他聊得火热,刚好知道他的餐馆要倒闭,对于一个极度缺钱的人,钱就是打倒他的最好武器,我就定下这么个计策,假装我们是未婚的夫妻,说我们有矛盾,希望他来调戏你,让我手里有你的把柄,好让你从此乖乖听话。而你呢,到时候就按照这个计划来。”一边说,刘铭一边拿出一张纸,上面画的图和周俊看到的一摸一样,他把计划说了一遍。
“你是想让我晚上给那个客人做完美甲,回来的时候,故意骑电动车路过那个还没开通的地铁站,然后被埋伏的周俊拖下去,就在他要对我动手动脚的时候,我用刀子划他的脖子,杀了他……”
“我纠正一下,你记着,先假装反抗,跟他撕扯,最好让他脱掉你的外衣,内衣也最好脱掉一些,反正黑漆漆的,他也看不到你,看到也无所谓,他马上就要死了。
撕扯到一定程度后,趁他不注意,你就攻击他,一定要先踢他的胯下,男的胯下是最大弱点,狠狠一脚,等他失去反抗能力后,再动刀。动刀的地方你看好了,是这里,”刘铭把安玲君的手牵过来,按在自己脖子上,“这个地方,颈动脉,你拿稳刀子,用力划过去就行,一次不够就两次,划完后,确认他的血是喷出来的,让他倒在地上,等个十来分钟再报警,等警察赶来,他基本上已经死翘翘了,神仙也救不活。
而你,只会被判定为正当防卫,无罪!这个我问过学法律的朋友,保管没事。”
安玲君被刘铭说得浑身发抖,好像自己已经杀了人,并且被抓住、判了死刑一样:“我,我还是有点不敢。”
“别怕,很简单的,我都踩好点了,我相信周俊也会提前踩点,地铁在修,到时候周围肯定没有人,真要有人的话,他也不会动手了,这事就算暂停,以后再说。”
“不行,杀人太可怕了。”
“没事,谁也不是天生就会杀人的,你看有些士兵,上了战场就无所谓了。”
“可是我……”
没等安玲君说出后面的话,刘铭退后两步,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一盏茶,一口一口地慢慢抿掉,微笑着说道:“玲君,看来我还是得提醒你一下,你爸得的那个什么心脏的病,也不是非死不可,据说是可以治好的,听说你们花销不小,已经卖房了吧?
后面还有百八十万的费用,估计你们应该出不起,你爸好像下个月就做心脏移植手术了,你前几天找我借钱,我还在考虑中……”
安玲君低下头:“刘铭,我们好歹是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正式谈恋爱也有三年了,你……”
“青梅竹马?现在想起来我们是青梅竹马?”刘铭猛地站起身子,“我跟你们家是邻居不错,我是你学长不错,可是,小的时候你们家是怎么说我的,说我是全县城最差的男生,成绩不好,抽烟打架,说我这样的人以后一定是没前途的,所以,你爸让你别跟我玩,怕被我带坏,最可恶的是,我高考最后一门英语找人替考,别人啥都不说,偏你们揭发我!害老子连个专科都没上成!”
“我,我妈之前是县城教育局的,那年高考,她刚好是巡视员……”
“巡视员就要抓邻居吗?”
“她是个很公正的人,而且,当时还有别的巡视员在……”
“别跟我胡扯,别的巡视员能一眼看出我找了个替考?就你妈知道我在那个考场,一下子就抓了替考,给了我全科零分,全县通报!你敢说你妈这样做,不是为了她自己升官发财?好在她命不好,第二年就车祸死了,哈哈哈哈。”
“你,你……我妈就算是有自己私心,作为巡视员,抓作弊是天经地义的事!”
“行,你觉得天经地义就好,那我要杀人,这事也是违法的,你回去吧,明年我会给你爸上坟的,对了,你觉得我到时点几根香比较好?”
安玲君的眼泪清水一般流下来:“就算我妈得罪了你,她已经去世了,我们也曾经谈过恋爱……”
“我这人的原则就是,有恩报一辈子,有仇也报一辈子,这也是我做生意成功的诀窍,你妈死了,她欠我的债还没还!至于我们的关系,你还要我再提醒你一次吗?我自从开了公司,就一心想着把事业做大,最好能开成夫妻档,开成一个百年家族企业。
而你,口口声声说要帮我做事业,结果呢,市场部交给你,半年给老子亏了五百多万!你没做生意的本事也就算了,当个家庭主妇也好,结果一孕检,你竟然有什么染色体异常的病,不适合生育!你自己说,你这样的女的还有什么用?!你就是一只不会下蛋更不会打鸣的鸡。”
安玲君歪着脑袋,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刘铭的话,她在贴着烫金字样的总裁办公室门口停了足足五分钟,最后紧紧捏着拳头,回过头,走到刘铭面前:“好,我干,我爸的医药费大概是九十三万……”
“这就对了,哈哈哈,事成后给你一百万!万一你要真被判罪了,一年再额外赔偿五十万!”刘铭重新沏上一壶茶,给安玲君也倒了一盏。
4.疑点重重
还有五六个小时就要动手了,周俊总感觉眼皮直跳。
中午的时候,他路过一家宾馆,宾馆门口,有个女人和服务员起了争执,听起来像是客人房间里少了样东西,她认定是服务员拿的,服务员说自己绝对没拿,双方越演越烈,眼看就要动手。
这一幕让周俊猛然想起两年前的一件事,当时自己加盟了一个酒店品牌,有个叫王莉的女的在里面闹出了事情,据说是跟男客户睡了一觉,后来,网上把这事传得沸沸扬扬,一个礼拜后,王莉竟然跳楼自杀了,据说是不堪网暴的压力,而就是自己手下一个服务员,把王莉的一些照片发到网上的,周俊第二天就默默地开除了那个服务员。
但是,王莉这一死,网上有些喷子直接把矛头指向酒店,最后传来传去,竟然变成“周俊的宾馆不太干净,谁住谁死”,怎么洗也洗不白,周俊的宾馆形象彻底给毁了,生意一落千丈,导致他心灰意冷,直接退出酒店行业,在朋友的推荐下,开了餐馆。
周俊拿出手机细细查找,终于知道自己的担心来自哪里了,王莉任职的那家公司,法人代表正是刘铭。
这一切不可能是巧合!
周俊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最近真是事情太多,搞得自己都健忘了,王莉在自己宾馆跳楼的事情,刘铭曾经提起过很多次!而自己竟然一直没有想到他们的这层关系。
周俊心里陡然一惊,再次想起自己和刘铭认识的经过:周俊在那个健身房已经六年了,而刘铭是半年前加入的。
周俊清楚地记得那个星期六的下午,他刚跑完十公里,看了眼时间,打破了之前的记录,只花了49分半。
“老哥,厉害啊,我跑五公里都得半小时。”一个男子从远处走近,看了眼周俊的跑步机,气喘吁吁地说,“哟,没水了?喝我的,我这刚买三瓶呢。”
说着,男子在旁边坐下,很快从跑步的话题切入,和周俊聊了起来,两人年龄差不多,又都是企业主,共同话题还很多,从股票基金到油价利率,什么都能聊上,周俊发现,对方很多观点和自己很相似。
从那以后,这个刘铭每周都来两三次,两人的关系也越走越近,几乎无话不谈。
而在这期间,刘铭多次提起王莉那件事情,每次提起的时候,刘铭总是装得漫不经心。
“老哥,我就说你看起来特别脸熟,原来网上见过你,你就是之前那个友来宾馆的老板嘛,我听说友来宾馆出过一件事……”
“你是说一个叫王莉的女人吧。”
“对,就是她。“
“她在我们宾馆里和甲方出轨,后来有一天,她又在我们宾馆里开房,半夜跳了下去,这是她个人行为,跟我们宾馆可没半点关系。”
“老哥,我知道跟你没关系,我就是随便问问,听说王莉跳楼的房间在六楼?”
“你不是看过这消息
吗?”
“对,听说王莉死后,你是很早到现场的?”
“我是宾馆老板,宾馆里死了人,我不到现场,难道还能睡大觉不成?”
“你当时在现场有没有发现什么东西?”刘铭像个警察一样穷追不舍地问。
“东西?我难道还会拿一个跳楼自杀者的东西吗?”
“那王莉的房间呢?打扫的服务员有没有……”
“是我自己进去清理的,她的东西都交给警察了。”
“有没有落下什么?”
“能落下什么?”
“王莉好像用过你们宾馆的电脑吧?”
“对,我们宾馆都有电脑的,配置很好,屏幕很大,很多客人都爱用。”
“那她没在电脑里或房间里留下什么东西吧?”
“没有。”周俊已经被问得非常不耐烦了,转过身去开始撸铁。
像这样的对话还有好几次。
看起来很正常的健身房邂逅,可是,周俊现在回想起来,越来越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第一,最开始的那天下午,刘铭从健身房另一头直接走向自己,怎么看都是有意为之。
第二,刘铭和自己的关系,也仅限于健身房的火热聊天,自己告诉了他很多事情,比如开餐馆遇到的资金问题,而刘铭却很少提及自身状况。
第三,仔细回想两人的聊天内容,刘铭几乎不发表自己的观点,却对周俊的观点极力赞同。无论怎么看,刘铭似乎都在故意迎合自己。第四,刘铭为什么一直打听王莉的事?而且,他似乎对电脑里被删除的照片很感兴趣,周俊每次都说已经删除了,而刘铭总是眯着一双疑惑的眼睛看着自己。
周俊的脑海中似乎出现一个黑洞,一个恐怖的结论在黑洞里盘旋着:刘铭可能是故意接近周俊的,这很可能是一个可怕的圈套!
可是,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刘铭究竟想干什么?要说有仇,周俊应该找刘铭报仇才对!是刘铭公司的一名高管在宾馆里出了事,害得周俊的宾馆开不下去了,才转了行。
无论怎么看,周俊没有哪个地方得罪过刘铭,到底为什么?
算了,别想这么多了,刘铭总不可能杀人吧?帮他干完这个,拿到钱再说。
下午五点半,周俊坐在一家位于17层的咖啡店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望远镜,对准几千米外的地铁站。
和晚上探查的一样,地铁站停工,方圆几百米内,都是砂石尘土,树木也给染成了灰扑扑的颜色,十几分钟过去,四周没有一人经过。
眼睛一直贴在望远镜上是很累的事情,周俊把望远镜拿下来,放到一边,喝了半杯咖啡,揉了揉眼睛,苦苦思索这件事。
电话响起,是陌生号码。
周俊猜是刘铭的,因为他说过,两个人的联系不要留下痕迹。
“晚上九点十分,你照常动手。”果然是刘铭。
还没等周俊说什么话,刘铭就挂断了。
周俊看了眼手表,现在是下午六点整,还有三个小时,旁边的座位上突然发出“砰”的一声响,是服务员不小心摔碎了一个杯子,这声响仿佛在周俊的耳朵里一直回荡着,他突然莫名紧张了起来。
先别到现场去,再观察观察吧,周俊再次拿起望远镜,对准了地铁入口,在一片灰色的沙土中,周俊想象着自己拖着那个美女的样子,想象着对方可能会怎样反抗,自己又该怎么捂住对方的嘴巴,但不至于像电影中那样把人给捂死了。
突然,望远镜的镜片仿佛被闪电击中了一下,镜头中出现了一抹红色,周俊把眼睛死死抵在目镜上。
红色的裙子,上面有碎花,一头长发,这个装扮好眼熟!
女子小心翼翼地往地铁入口走去,猛然间,像是知道自己被人偷窥了一样,转过身子,目光刚好对着周俊的方向。
周俊吓得急忙撇下望远镜,很快又安慰自己,隔着两千米呢,她是不可能看见的。
瓜子脸,弯弯的眉毛,和照片上一摸一样,她就是刘铭的老婆安玲君!
她不是八点多有客人,九点多才会来这里吗?她现在出现,这到底为什么?难道计划有变?
5.坠楼案件的复原
晚上七点来钟,在一个超市的地下停车场,安玲君遇到了沈美琪。
“这么巧,你也来买东西?”
“安全起见,我先屯点东西。”沈美琪把两大袋东西放在后备箱。
“对了,明天晚上八点,你是要来做美甲的吧。”安玲君也把手上的东西放好。
“对,你最近生意咋样,不太好吧?”
“差点都要倒闭了,要不你来多做几次吧?”
“我现在日子也难过啊,老公的餐馆一直亏损,欠了一屁股债。我看早晚要倒闭,到那个时候,我别说做美甲了,指甲刀都不知道能不能买得起。就说眼前这辆车吧,老公的已经卖了,照这样下去,下个月就开始卖我的了,简直是开一次少一次。”
“呵呵,大家都差不多,”安玲君苦笑着。
“你气色怎么这么差?整个脸都发黑的?”沈美琪说。
安玲君苦笑,脑海里闪过用刀片划过男人脖子的画面。
“你肯定是没休息好,最近压力大,失眠了吧?没事的,要亏钱,其实大家都亏。我老公现在开餐馆亏,以前开宾馆还更倒霉呢,你肯定知道那个消息,有个叫王莉的人在宾馆里跳了楼,我们生意也做不下去了。“
安玲君一惊:“你说什么?”
“我说,王莉在我们家宾馆……”
“什么?那家宾馆是你开的?友来宾馆!”
“对啊,友来宾馆,准确说,不是我开的,是我老公周俊开的。”
“你老公就是周俊?!”安玲君大喊,声音响彻整个空旷的停车场。
“你怎么了?你认识我老公?”沈美琪被安玲君的失态吓住了。
“没,没什么,我不认识他。”
“以前开宾馆的时候出了事,我从来没跟你提起过他,反正也没赚什么钱,就当没开过吧。”
安玲君突然靠近,有些神秘地说:“我虽然不认识你老公,但是,我之前在你们家宾馆住过。”
“嗯?”
“而且,我住的房间,就是王莉出事的房间。”
“你在王莉出事后进去过?难怪,我好像是听服务员说过有人住,原来就是你啊,这世界也太小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胆子真大,王莉死后,直到我们宾馆转让,那个房间几乎就是空着的。可能你来入住的时候,我刚好不在,要不然,我们可能早就认识了。”
“我想问你个事,”安玲君突然很认真地说:“王莉是什么时候登记入住的,她跳楼的前后,有没有人来过她的房间。”
“你问这个嘛……”沈美琪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个我还真有印象,她是前一天晚上九点多来的,登记的时候写的是王莉的名字,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个人。”
“是个男的吗?”
“应该是,他戴着口罩和墨镜,完全看不清脸。还有个很奇怪的事,王莉是戴着眼罩的。”
“她在前台登记的时候戴着眼罩?”
“对,就是她跳楼时候戴的那个,粉色的,从她进门的时候开始就戴着了。”
“这么说来,她什么都看不到了?”
“应该是的,登记手续是那个男的办的,登记完后,男的说要给那个女的什么惊喜,把她抱了起来。”
“抱了起来?”
“对,看样子是一直抱到了604房间。”
安玲君紧皱眉头,看来,事情和自己所想的有些接近了,她又问:“那个男的后来走了吗?”
“走了,他在房间里也就待了十来分钟吧。”
“直到王莉跳楼,他再也没出现过?”
“对,再也没出现过,不过,很多人怀疑,王莉死前的那个电话,可能就是他打的,可就算是这样,难道他有魔法不成,一个电话就能杀人?王莉是自己跳下去的,跳楼的时候,房间里绝对没人,这个是有现场目击者的,是铁板钉钉的事。”
安玲君靠着车门,右手反反复复地抚摸着后视镜:“王莉还有其他不正常的事情吗?”
沈美琪细细考虑了下:“有个事情,也不算不正常吧,王莉有吃安眠药的习惯,晚上十点前就得睡觉,早上六点半起来,非常规律,当然,这个我也是听说的。不过后来清理房间的时候,我老公确实看到了一瓶药,我估计啊,警方肯定也没在药瓶上发现其他人的指纹,要不然,这事情就没完。不过我想,这是安眠药,又不是迷药,王莉在跳楼的时候是清醒的,她还接电话呢,这就跟吃不吃药没关系了。”
安玲君知道这款药,就像沈美琪说的,跳楼的时候,药效早过了,肯定和安眠药无关,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王莉在宾馆房间里留下的那个东西,一定和她的死有关!不对,还有个细节得问问!
安玲君接着问道:“美琪,你再回忆一下,王莉和那个神秘男人在前台登记的时候,你有没有提过他们入住的房号?”
“提过房号?什么意思?他们就是住在604房间啊。”
“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说过这个房间号,从嘴里说出来。”
“没有,据当时的服务员讲,那个男子示意他别说,说是要给女朋友一个惊喜。”
“呵呵,给女朋友一个惊喜,他玩得够阴的。”安玲君轻声说道。
“什么够阴的?你难道认识这个男的?”
“我记得在604房间阳台的正下方,是不是刚好有一堆尖锐的石头?”
“对,是观赏用的,有些石子尖得跟刀一样,别说6楼了,3楼要是脸朝下摔下来,估计不死也得成瞎子。”
“我再问你个事,你老公最近是不是得了一笔钱?”
“真神了,你咋知道的?你还说你不认识周俊,不会就是你借给他的吧,你们俩……”
安玲君轻拍沈美琪的肩膀:“沈姐你放心,我不认识你老公,他也没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们都是好人,在我被前男友抛弃的时候,我一个人开了美甲店,找谁借钱都不肯,而沈姐你只是个来过三次的顾客,竟然大大方方地借了我钱,你的这份好,我会记一辈子的。”
“唉,你提那个干什么?我也是女人,也是小地方出来,创过业吃过苦的,看到你那么不容易,帮你一把是应该的,你那钱不早就还我了嘛,还非要加个利息,我听说你爸爸好像得了病……”
安玲君摆摆手:“谢谢你沈姐,这个是我自己的事,我会解决好的,现在大家都不容易,你们餐馆也缺钱,沈姐你放心,你对我的好,我会报答你的。”
看着安玲君透着神秘的脸,沈美琪也陷入迷惑,难道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吗?这事情和自己老公周俊有关?
安玲君开车行驶在路上,她脑中已经全盘推想出那个凶手杀人的过程,很简单,甚至有些赌博的成分,但很隐蔽,很难被人发现。
“既然这样,自己的计划也不算‘违法’了,最多算是替天行道而已。”安玲君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笑。
6.败露的阴谋
周俊放下望远镜,再次拿出安玲君的照片,脑中猛然闪过一道光:这张脸总感觉什么时候见过。
到底哪里见过呢,周俊疯狂搜索着自己的记忆空间,终于想起来了:
安玲君入住过自己的宾馆,而且就住在王莉跳楼前入住的房间,也就是604。当时的服务员还一脸惊诧地说:“居然来了个这么大胆的人,还是个年轻的美女。”
周俊想起刘铭反复问自己的话,他好像很在意王莉身边有没有什么东西落下,在意这件东西有没有被别人捡到,周俊甚至觉得,刘铭就是认定自己拿了这件东西。
可是,周俊完全不知道有什么东西那么宝贵?总不会是钱吧,刘铭也不是缺钱的人。王莉死后,周俊确实和警察一起清理过房间,并没有什么发现。
周俊再次举起望远镜,看到安玲君还在地铁入口处徘徊,所有的链条突然全部合在一起了,他猛然意识到:刘铭一定是觉得自己拿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而这个东西是王莉拿走的,刘铭想要杀人灭口!
等等,这么想来,莫非王莉也是被杀的?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不管他了,自己的事情要紧!
周俊立即离开咖啡店,下了楼,到了原定的作案现场,安玲君不在。
秋天的白昼并不长,天渐渐黑了,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高楼后面。
周俊环顾四周,黑洞洞的地铁入口像怪兽的嘴巴,朝自己张开着。
安玲君一定在下面!
周俊抬手看了眼时间:七点。他把身子靠着灰扑扑的墙壁,一点一点往下挪,越往下走,越是漆黑。
台阶是坑坑洼洼不平整的,上面似乎还留着一些碎木屑和碎石块,甚至可能有铁钉,周俊小心翼翼的让脚面贴地而行,一级一级往下,终于到了最下面。
很黑,很空旷,很寂静。
“喂!”周俊轻轻喊了声。
无人应答。
他看到左边有一个黑乌乌的地方,应该是一个大房间,便试探着走了过去。
刚跨过门口,周俊便感到脖子上一阵冰凉,是一片刀子。
“别动。”一个女声响起。
“安玲君?”周俊问。
“说,刘铭让你干什么?”
周俊毕竟多年做生意出身,脑子转得不慢,对方既然问刘铭想对自己做什么,这说明是有商量余地的。
“刘铭说你是她的未婚妻,说你太强势,让我来调、调戏你,留下证据,这样的话,你就有把柄在他手上了。”
黑暗中,安玲君冷笑一声。
周俊感觉对方的刀子松了些,双手猛地往前一探,一抓,对方的刀子落地,一双手被周俊死死捏住。
一阵淡淡的带着汗味的体香飘入周俊的鼻孔,他想到安玲君甜美可人的面容,不禁心神荡漾,手心冒汗。
安玲君像兔子一样挣扎起来,然而,在干过装修工的周俊面前,这一切都毫无用处。
“轮到你了,说吧,刘铭到底想干什么?”
安玲君如实说出刘铭的计划。
“我从来没有网暴过王莉,我是宾馆老板,我网暴自己的客人,那是脑子有病了。网暴她的人应该是当时一个服务员,第二天就辞职回老家了,刘铭利用了这点,居然说要给王莉报仇,呵呵,亏他想得出来!”周俊松开了安玲君,他想,一个能说实话的人,应该没有威胁了。
“我想给爸筹钱治病,所以答应刘铭,但我现在知道了,原来你就是沈姐的老公,沈姐帮助过我,而且……”安玲君弯下腰,捡起刀子,“而且,你也不是什么坏人。”
“你想怎样?你提前来这里干什么?”周俊猛然又警觉起来。
“王莉跳楼后,你是不是清理过她的房间?”安玲君问。
“对,不过,有件事情很奇怪,在我和警察清理房间之后,那个房间还进过小偷。”
“进过小偷?”
“对,有人溜进宾馆,当时服务员刚打扫完603房间,他竟然从603房间的窗户爬了过去,在里面翻了很久。”
“没抓住这个人?”
黑暗中,周俊摇摇头:“没有,我们也没丢什么东西,就没报警。王莉到底有什么东西那么重要?”
“刘铭之前套过你好几次话,都是关于那件东西的,对吧。”
“对,我总说不知道,但他肯定以为是我拿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你是不是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不光知道,这东西就在我手上,而且,我还知道王莉是怎么死的,周俊,现在你听我说……”安玲君靠近周俊。
7.杀人者的真相
刘铭火急火燎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为了平复心情,连喝了三小杯红酒。
他焦急地看着表,八点五十、八点五十五、九点、九点十分、十五分了!
应该完事了吧。
刘铭的手机响起,是安玲君打来的,铃声显得特别刺耳。
“喂。”
“刘铭,”响起的是周俊的声音。
刘铭心底一凉:完了,安玲君被反杀了!他拼命抠着脑袋想对策。
“刘铭,我就在你地图画的圈圈里,你派来杀我的女人,已经被我搞定了,放心,她没死,就是晕过去了。”
“你要干什么?”刘铭倒抽一口冷气。
“我想干什么,你自己难道不知道吗?你要的东西一直在我手上,不如你给我三百万,我现在把东西还给你,保证没有复制。”
刘铭抹了抹额头,上面全是冷汗:“三、三百万太多了,真的太多了。”
“不多吧,你们公司又不差钱,不过,如果我把手上这个东西交出去,恐怕你们损失的不止三百万吧……”
刘铭沉默片刻:“好,不过我现在手头没有。”
“你手头有多少,现金。”
见刘铭不说话,周俊又催道:“如果你没有,我只好现在就去……”
“有,有,最多,最多一百五十万。”
“都带上,马上过来。”
“记住,没见到现金,你也见不到那个东西。”
刘铭咬咬牙,打开保险柜,取出一叠叠现金,放在一个大包里,背上,又在柜子前拿出一把铮亮的水果刀,细心地揣进兜里。
刘铭没有开车,用口罩遮住脸面,小跑三公里,到了指定地点。
顺着台阶一步步下去,越来越黑,刘铭不敢用手机照亮,他怕把自己暴露在亮光中,万一对方发起突然袭击……
“停!”周俊的声音响起。
东西在别人手上,刘铭乖乖听话,停下脚步,屏住呼吸。
一束强光照了过来,对方打开了手机闪光灯,照得刘铭睁不开眼睛。
“不要动,两眼看着闪光灯,把包打开,让我们看到现金。”
刘铭眯着眼睛,把背上的包卸下,拉开拉链,露出红红的一片。
“一扎一扎数给我看一下。”
刘铭照做:“一万块一扎,一叠是十五扎,十叠。”
周俊“嗯”了一声。
“钱我带到了,东西呢?”
“东西就在这里。”周俊右手去掏裤兜,拿手机的左手开始偏移,突然,手里一个打滑,手机差点掉落。
就在这一瞬间,刘铭敏锐地感觉到,对方不可能有第三只手拿武器,既然这样,水果刀也用不上了,他不再犹豫,猛扑上去,大喊道:“东西给我!”
对方应声而倒,手机掉落,右手依然紧紧握着拳头。
刘铭知道,那个东西肯定就在拳头里面,他不顾一切地去抢对方的拳头,对方拼命抵抗、躲避。
刘铭发疯一般撕扯着,突然,他发现一件诡异的事,对方的力气好像很小,对方的胸部好像是隆起的,不对,她不是周俊,她是女的!
还没等刘铭反应过来,他只觉得胯下一阵剧痛。
一只手从刘铭的裤兜里摸出水果刀,往他的脖子上划了过去。
热乎乎的液体喷射而出,刘铭跪在地上,哀嚎着:“你,你,你是谁?”
“我是安玲君。”甜美的声音响起。
“呜,呜……”刘铭的喉咙被血呛住。
“在你临死前,我先帮你回顾一下你的计划吧,”安玲君蹲在刘铭旁边,“你的真实目的确实是利用我来杀掉周俊,我要感谢你,没有对我说谎,但是,你杀周俊的理由却是错的,因为你想要的那个东西,根本不在周俊那里。”
“在,在谁那里?”刘铭发出含混的声音。
“在我这里。王莉跳楼后,警察清理过房间,没有发现什么,但是,后来那个房间进过一次小偷,我猜,那个小偷就是你吧,可惜你也没找到想要的东西。直到我住进了那个房间,东西被我拿到了。”
“啊,呜。”
“你好像很不服气?我告诉你东西藏在哪里吧,很简单,周俊的宾馆有个电脑,电脑桌面上有个宾馆品牌服务介绍的文件,点开ppt,就在第一页图片的下面有一张图片,它是放在最底层的,很难被发现。刘铭你应该知道,我以前参加过培训,对这种东西很敏感。”
“什么?这东西就是一张图片?”一旁的周俊喊道。
“对,这张图片实际上是一份企业内部的检测报告,检测的对象是刘铭公司生产的某款药品,检测结果是,这款药品对人体有害,会损坏脏器,不能上市,只不过刘铭神通广大,这款药现在已经进入某个省的市场了。”
“难怪!这东西如果曝光,刘铭不但要亏本,甚至要坐牢!”周俊说。
安玲君幽幽叹了口气:“王莉当天在吃安眠药睡觉前,她是摘下眼罩用过电脑的,把照片藏在这个ppt里,估计也是为自己留条后路吧,可她没有想到,你居然下手这么快。”
刘铭的伤口还在疯狂流血,他的右手无助地伸向黑暗的前方。
美女在宾馆被害身亡,两年后她电脑里一张照片,让真凶浮出
“王莉作为公司的一员,我猜她是在某个偶然的机会下拿到了这个证据,刘铭,你一开始肯定是对她进行利益诱惑,甚至在甩了我之后,跟她谈起了恋爱,但后来还是觉得,留着她是个祸害,所以你杀了她。
当然,你一直以为她把这东西备份在了u盘里,带在身边,你故意走近周俊,越来越怀疑是周俊拿到了u盘,于是决定利用我来灭口。”
“刘铭到底怎么杀人的?王莉跳楼的时候,房间没人。”周俊说出了最后的困惑。
“王莉和一个神秘男子入住的时候,她是全程蒙着眼睛的,直到第二天早上也是。我的推测是,那个男人就是刘铭,他骗王莉戴上眼罩,估计是说要给她什么惊喜。他开的房间是604,却骗王莉说是104,并且暗示服务员不要声张。王莉十点多吃安眠药睡着,她和很多失眠症患者一样,睡觉的时候,有戴眼罩的习惯。
刘铭第二天很早就打电话来,让王莉不要摘掉眼罩,骗她走到阳台外面,那里有刘铭给她准备的惊喜。可惜了,王莉在前一晚摘过眼罩在电脑里藏了照片,却没有拉开窗帘到阳台看一眼,她一直以为自己住在一楼,第二天早上就翻过栏杆,摔在刘铭早就调查过的那些碎石头上,死了。我推测得对吗,刘铭?”
“呜,我,我,王莉她,她要的太多,她,她该死!”
“这个我不管,反正你已经杀了人,逍遥法外的你,还想继续犯罪,简直是丧心病狂。念在过去的情分,本来我不想揭发你的,可是你反过来威胁我、利用我,我如果不帮你杀人,我的爸爸就要眼睁睁死去。呵呵,我现在突然觉得,杀了你这个坏人,对是有用的。”
“你,你,你,死刑……”
“我死什么刑?我都想好了,故意让周俊用我的电话打给你,让你觉得计划失败了,反被勒索,你一定会恐慌,会带着钱和凶器来,这些钱嘛,我们会拿走,用在该用的地方,你带的水果刀,刚好证明我的正当防卫。呵呵,先被对方攻击,再反抗,最后抹脖子,这不是你教我的吗?你死后,我会把药品检测的证据交给警察……”
刘铭瞳孔放大,没有听见后面的话。
尾声
“玲君,谢谢你,我们的餐馆生意开始好起来了。”沈美琪说。
“为什么谢我?你是我美甲店客人,我是美甲店老板,除了这个,我们还有其他关系吗?”安玲君做完最后一个指甲,拿起手机,“爸,手术后感觉还好吧,晚上吃什么,我回来给你做。”(原标题:《神秘的委托》)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今年能看的恐怖片都在这了,收藏起来,慢慢看

下一篇:买菜群女群主真实故事:十分钟她把蔬菜放在封闭楼下 为何却喊大家不要买太多?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2-5-24 16:17 , Processed in 0.524621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