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2005年一少年失踪后被宣告死亡,家属获赔39万,11年后,他回来了

2022-4-28 11:0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2| 评论: 0

11年前,14岁男孩外出实习却离奇失踪,家人苦苦寻找4年无果,法院宣判男孩“死亡”。

原本幸福的一家顿时支离破碎,十多年过去,父母好不容易接受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实,但直到有一天,儿子却突然出现。




父亲看到“死而复生”的儿子,突然猝死,好不容易团聚的家庭再一次阴阳相隔。

就在此时,另一个破碎的家庭拿着一纸诉状,将这家人告上了法庭。值得一提的是,11年间,两家人曾因少年的失踪,多次对簿公堂。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死去”10多年的男孩“死而复生”?他身上又发生过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呢?

外出实习,突然失踪

男孩名叫杨明,2003年6月,刚满14岁的他,在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电子技术教育学校学习。

14岁正是懵懂的年纪,少年充满了热血与好奇,他怀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时常在上课时对着窗外发呆,憧憬着操场外面的世界。

他就读的巴州区电子技校主要培养技术型人才,不出意外的话,杨明用不了几年就可以挣钱补贴家用了。




然而,半年后,学校组织的一次交流活动,却从此改变了杨明的命运。

当时,深圳市某电子厂的负责人,恰好赴巴州区电子技术教育学校交流学习,他们十分满意参加交流活动的杨明及其他几位同学认真的学习态度,特别提出邀请这几位同学去公司实习。

面对这样难得的机会,杨明和几名同学几乎没有考虑,只是简单地与家人和学校商量了一下,便收拾行装,踏上了全新的旅程。

巴中市距离深圳1000多公里,杨明又是家里的小儿子,离家前不过14岁。

儿行千里母担忧,哪怕杨明实习之后经常与家人联系,父母也还是止不住地要操心。




毕竟,1000多公里的距离,在十多年前,光是来回的路程都要耽搁一两天,万一儿子突发紧急状况,父母也不能及时赶到身边。

杨明家里条件并不好,所以父母才会把他送进电子技校想让他早些毕业挣钱,减轻家里的负担。

但尽管如此,性格内向的杨明从小也生活在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里,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全家人都很疼爱他。

可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

2005年春节过后,杨明工作后还不到一年,巴中老家的父母就突然接到孩子单位传来的、令他们几乎崩溃的消息:你们的儿子杨明失踪了。

这一消息对杨明父母来说可谓是晴天霹雳,这对整个家庭来说都是不小的打击。




在经过漫长的焦急和等待之后,杨明的父亲杨青森和母亲廖庆华终于按耐不住,联系了巴州区公安局。

夫妻二人配合公安局民警,联系了深圳那边的电子厂和将杨明送走的巴州电子技术教育学校。

电子厂方面称,杨明是在就职期间无故出走,从此再未返回;而巴州电子技校也表示并未接到杨明的电话或联系,他们对此毫不知情。

学校对学生的就业情况和人身安全毫不了解,杨明现在究竟身处何处,是否安全,校方也一无所知。




(杨青森和廖庆华夫妇)
夫妻二人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这个结果,往后的四年多时间里,他们一边苦苦寻找孩子,一边同巴州电子技术教育学校打官司,索要赔偿。

四年后,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巴中市巴州区电子技术教育学校虽然拥有办学资质,并且于2004年被批复成为巴中市扶贫职业学校。但学校与深圳电子厂并未签订合作协议,再加上,杨明当时年仅14岁,属于童工。

学校方面把未满16岁的“童工”“卖”给未签订合作协议的企业,显然是违法行为。

而杨家夫妇希望校方对他们家造成的损失进行赔偿,因此双方在以后的几年内多次对簿公堂。




直到2013年,法院终于宣判了审理结果。

按照当时的政策规定,失踪4年以上人员,可以被宣判死亡。因此法院宣判杨明死亡。

按照有关法律规定,巴中市巴州区电子技术教育学校的校长、同时也是该校法人代表——邱文茂对杨明的“死亡”负主要责任,并赔偿杨明父母39万余元,同时应支付原告方的所有诉讼费用。

邱文茂也没想到,原本只是外派学生实习,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如今自己的学生生死不明,学校的声誉也因此受损,濒临破产,要拿出近40万元的死亡赔偿费用实在是拿不出手。

因为此事,邱文茂经常和妻子杨菊珍发生激烈争吵,原本平静的生活就此被打破,夫妻二人最终以离婚收场。




“亡者”归来?

由于邱文茂已经破产,无力偿还杨家40万巨款,于是扔下烂摊子跑路。于是,按照规定,法院判决这笔赔偿由杨菊珍代为偿还。

由于杨菊珍与邱文茂之前大部分产业都有所关联,最终,法院只好将杨菊珍名下的3个门面强制拍卖,才终于补齐了这个窟窿。

杨明父母拿到了儿子的死亡赔偿款,逐渐接受“儿子已经死亡”的痛苦事实。

但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就是结局的时候,一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2016年春节,也就是杨明在失踪后的第11个年头,他突然出现在了自家门口。




11年恍如隔世,杨、廖夫妻俩像是做梦一样,他们怎么都无法相信“死亡”这么多年的小儿子竟然活着回来,还好端端地站在自己面前。

一家人喜极而泣,一时间抱头相拥、痛哭流涕,沉浸在杨明“死而复生”的喜悦之中。

激动过后,杨明父亲杨青森第一时间领着杨明,去当地公安局补办了身份信息,杨明曾经的“死亡”证明由此也不复存在。

但命运总是捉弄苦命人,杨明返乡没过多久,其父亲杨青森就明显感觉到身体不适。原来是由于看到儿子回家,杨青森情绪太过激动,突然心脏病发作,几天后便突然离世了。




儿子真的回来了,父亲却意外离开了...这个家庭好不容易团圆的家庭又一次破碎,简直造化弄人。

与此同时,杨菊珍也听说了这件事,曾经使自己倾家荡产的学生杨明竟然回来了。

既然当事人“死而复生”,那么,曾经判处的39万元赔偿还作数吗?

杨菊珍本想约杨明出来亲自谈谈,了解一下这些年来他的处境,还有当年他失踪的真正原因。




(杨菊珍)
可电话那头,杨明直截了当地拒绝了杨菊珍见面的请求,并直言:

“这个事情当年法院都已经判过了,见不见面全看我心情。”

而杨明的哥哥杨雷甚至还说:

“就算弟弟回来了,我父亲的过世你们也应该负责。”

杨菊珍对此并不认同,在她看来,既然杨明好端端地回来了,那么他“死亡”宣告就是一张废纸,并不具有法律效力,那么自己所赔付的39万元赔偿款应该被退回。

由于杨明家人拒绝商谈、态度强硬,杨菊珍于2017年向巴州区法院提起诉讼,希望撤销杨明的死亡判决。

并且杨明家人应支付自己多年来的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失费等47万元。

在杨菊珍看来,一切都是由杨明当年的“无故出走”引起的,而自己的生活也因为此事被搞得一团糟,离婚、破产、被法院强制执行接踵而至,这给自己的命运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杨明家人却认为,正是因为杨菊珍前夫邱文茂当年的疏忽,在没有与深圳公司签署合作协议的情况下,使未满16岁的杨明远赴深圳打工,这才造成了杨明父母平白承受了11年的“丧子”之痛,杨父甚至还因此意外离世。




而且,据杨明的哥哥杨雷所述,11年没见,弟弟杨明变得固执暴躁,拒人于千里之外,而且经常说一些冷漠又偏执的言语,这让家人伤透了脑筋。

如果当初杨明不去深圳,那么就不会有后来发生的一切不愉快事件。

再次对簿公堂

多年前,杨明一家起诉邱文茂、杨菊珍夫妇,控告他们害了自己的儿子,将他们原本完整的家庭拆散,白发人送黑发人。

11年后的今天,杨菊珍作为原告方控诉杨明一家,蓄意诈骗,儿子并未死亡却霸占了自己的死亡赔款。

两家人的角色彻底反转。




2019年3月,巴州区法院做出判决,由杨菊珍承担事件35%的责任,杨明家人及杨明承担事件65%的责任。也就是说,杨明家应返还杨菊珍25万元。

同年,两家人对此判决均表示不服,于是再次上诉。而此时杨明也终于松口,愿意和盘托出他这些年来的遭遇和经历。

原来,当年杨明离开学校前往深圳实习时,就已经发现了端倪。

接待他们的并不是与巴中电子技术教育学校合作交流的丽多维(音)公司,而是深圳松岗镇丽园(音)介绍所。

简单来说,他和同学们是被“骗”去深圳进厂打工的。




由于在就职期间,杨明才14岁,所以他一直使用哥哥杨雷的身份信息工作。

进入电子厂后,由于这里高强度的工作任务、枯燥单调的流水线作业、“一个萝卜一个坑位”的束缚感、同事与同事之间的倾轧冷漠,使得杨明和小伙伴们不仅体会不到劳动的欢快,而且每天度日如年的感觉,更让他们无法感受到自身的价值。

难道自己大好的青春年华,要被这暗无天日的电子厂,被这冰冷的机器所碾压?




14岁的杨明与小伙伴们曾试图两次逃走,然而都被厂里的领导发现,他们赶忙联系了学校,最终在学校和厂领导以及家长的劝说调节下,几人最终还是回到了令自己看不到希望的岗位上,继续工作。

杨明毕竟才14岁,外面自由快活的世界,始终牵动着这个少年极为躁动的内心。

而杨明的彻底失踪,便是发生在第三次出走时。

2005年,杨明利用春节期间,再次翻越了墙头,这一走他就再也没有回去。

电子厂上上下下都找不到人,只好通知杨明父母杨明失踪的消息,这也直接导致了杨家与学校未来10多年的多次官司和四年后法院无奈宣判的“死亡证明”。




当你想要拥有自由的时候,往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离开电子厂后,杨明的生活十分艰难,当时他未满16岁,无法自给自足,又因为电子厂经常拖欠好几个月的工资,他甚至一度连饭都吃不起。

由于当时没有通讯设备,杨明无法及时与家人取得联系,他睡过大街住过网吧,过着流浪汉一样的生活。

而就在他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工作,可以实现经济独立时,却不小心误入了传销组织。

杨明在传销组织里虽然有吃住,但是既没有工资,也没有人身自由,每天都被关在一个小黑屋里被强行洗脑。




他孤身一人在深圳无家可归,在心中无数次埋怨过父母,为什么偏偏把他送进那样一个学校,又为什么偏偏在就业时遇上了这样的事。

也正是这种不满的心理,才使杨明即使独自在外漂泊10多年,也不愿给家人打一通电话。

他曾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未来,也曾期待这次深圳之行能给自己的人生带来惊喜,可没想到等待他的竟然是11年的流浪。

由于杨明一直无法给传销团伙带来利益,后来他便被组织抛弃了。

杨明只能变成大街上的“流浪汉”,干一些体力活。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

在一次工作中,他遇到了一个十分投缘的老乡,在他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后,老乡几次三番地劝说杨明要给家里打个电话。

当时,杨明过够了居无定所的日子,终于松动了态度,主动联络家人。

也就是这次联络之后,杨明才终于愿意打开心房,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杨明还乡虽是好事,但父亲却因激动过度,心脏病突发意外离世。现在,杨家又面临了一场官司。




在二审法庭上,两家人均据理力争,丝毫不愿意让步,法院只好将两方带到调解室,希望他们心平气和地谈一谈。

在调解中,杨明家愿意返还65%的赔偿款,但杨菊珍态度十分坚决,直接拒绝了这样的结果并继续上诉。

2020年,巴州区法院最终判决,杨明家返还30余万元赔偿金给杨菊珍,两家人的纠纷这才终于结束。

结语

当初,杨、邱夫妇办学不严谨,导致杨明误入电子厂,后无故“失踪”,尽而导致自己破产,人生发生剧变。而杨明回家后,父亲因情绪激动导致心脏发作离世,后杨家有面临新的官司。

这十多年来的所有波折,是两个家庭共同的苦难和悲剧。




杨、邱二人当年在办学时,就应该知法懂法、明法用法,将学生真正看作是自己的孩子,而不是与企业进行商业合作的商品。

但作为杨家父母,应和子女随时沟通,及时了解他们内心真实的想法。作为杨明来说,要明白只有家庭才是自己的港湾,固执任性是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的,只有内心足够强大,才有底气去面对自由。

如果我们人人都能都遵纪守法、守住底线,这个社会会更加和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强烈推荐 十二个短篇恐怖故事 总有一个让你背后发凉!

下一篇:定了!2022年巴中市两会将于1月初召开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2-5-24 16:32 , Processed in 0.335412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