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民间恐怖故事《白猫》

2021-9-19 21: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80| 评论: 0

初夏午后,刚下过雨,太阳就急不可耐地冒了出来,蒸得地面水气腾腾。缕缕白雾像一个个消散着正在升天的亡灵。
  我伸手扯了扯衣领,企图缓解心中的烦躁。这些天我似乎遇到了一些状况,思绪变得繁杂,夜晚常常失眠。
  阿杰曾是我高中同学,现在是一名心理医生,我刚从他那里接受了一次免费问诊,得到的答案却是“一切正常,别想太多”。一切正常?我已经糟糕透了。我挠着后脑勺的乱发,又多扯开了衬衫上的一粒纽扣,来到了一条小巷。
  明明应该阴森森的巷子却热气腾腾,路边是一长排的围墙,而我的视线却被墙角的一只猫吸引住了。
  那是一只白猫,很镇定的白猫,它一直坐在那里,好像已经很久了。一片树叶被风吹到了它的身上,我本以为它会将树叶抖落,可它没有。我走近了几步,看着它的眼睛,说不清的味道,那眼神我以前见过。三年前爷爷去世的时候我就在旁边,他是睁着眼死去的。我亲眼目睹了他的瞳仁散去的全过程,而面前这只猫的眼神和他当时一模一样,毫无生机。



  它死了吗?直到那只猫对着我叫了一声,我才惊觉原来它是活的。我笑了笑,转身离开,没想到那只猫却跟了过来。
  我很喜欢这只猫的性情,温和、随性。它不挑食,也不会到处乱跑,反而一天到晚很安静地在纸箱里呆着。我给它买了些玩具,它拨弄几下,也没太大兴趣。偶尔它会蹲在阳台上看着外面,却不会轻易跑出去。总之,除了那毫无生机的眼神,它真是一只很不错的猫。
  这些天我的失眠症越发严重了,上次阿杰曾提醒我让我改善生活,我本以为养一只猫在家会有所好转,结果却越来越糟。
  我按响了阿杰诊所的门铃,上次的会诊他并没有表现出不耐烦,反而要求我每星期来一次。反正是免费的。
  我在沙发上躺了下来,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两个小时很快过去了。
  “改善生活了吗?或许你该养些猫猫狗狗。”临走时,阿杰对我说。
  “我前几天确实养了一只猫,有时间你该来看看。”我对阿杰说,心里却不这么想,我和他并不太熟。
  “哦?是什么样的猫?”
  “白的,很通人性。”
  “怎么说?”阿杰好像很感兴趣,脸上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他这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我不是很喜欢。
  我沉思片刻:“我没睡的时候它会很安静,等我睡着以后它会去阳台上叫。怎么样?很懂事吧?”
  “你睡着了怎么知道它在干什么?”阿杰问。
  “我失眠嘛,而且有时睡着了也能听到。”我说着,心里却有些发毛。
  “哦?那你得注意点儿。”
  “注意什么?”我下意识地问。
  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不再说什么,笑了笑便走了。
  我胆子挺大,又不相信鬼神之说,所以就算对这只太平间门口捡到的猫有什么想法也不会当真。
  我想着猫的事,说起来它们走路时的确很轻啊。如此这般想着,我忽然有了一个俏皮的想法,便模仿起一只猫的样子,轻声慢步地走在楼梯上,果然没发出一点儿声响。就这样,我来到了家门口,却隐约听见里面有什么动静,居然是人说话的声音!说的什么我听不清,但我肯定是人。
  难道家里来小偷了?可门锁没有被撬开的痕迹,而且这里是6楼,大白天的翻窗也不太可能。我没有继续犹豫下去,拿出钥匙开门。就在钥匙插入门锁的一瞬间,屋里的声音忽然没了。我心头一紧,一把将门推开,只看到了一只猫。
  是那只猫,此刻它正坐在沙发上回头看着我。
  人说话的声音再次响起,原来是电视里的。我松了一口气,走过去摸了摸它的头:“小家伙真聪明,居然还会开电视。”
  电视里正在放广告。遥控器上满是抓痕,看来它还没学会换台。
  可是,之前的声音真的是电视里的吗?
  那只猫“喵”地一声用头蹭着我的手,打断了我的思路,也舒展了我的眉头。
  只不过是一只猫罢了,我笑了笑,它也笑了笑。
  “什么?你说那只猫笑了?”
  “是啊,不过也可能只是我的感觉。”
  “你还是早点儿睡吧,明天别忘了接着来我这儿。”阿杰支支吾吾地挂断了这通关心我病情的电话。
  老实说,每次和他说话都会觉得他在隐瞒些什么。
  这几天像往常一样失眠,这种感觉很糟糕。我将手中的安眠药一口吞下,然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躺在纸盒中早已睡去的猫,放心地关上了床头灯。
  我在黑暗中闭上了眼睛,大脑却依然没能停歇。说起来我和阿杰并不十分要好,好像是之前同学聚会上收到了他的名片,得知他是一名心理医生,才会找上他。可他却对我表现得有些过于热情,明明给我看病,却不收钱。我隐约看见一个画面——阿杰抱着那只猫,忽然,它喵地一声向我扑来。
  “啊!”我猛然睁开眼,天已经亮了。我坐了起来,心跳有些快。那只猫正在地上拨弄着什么,我仔细一看,是我的手机。
  “该死!”我赶忙跑了过去,把手机从它的爪子下抢了过来,“还好没坏。”
  就在这时,我在手机里发现了一段新录音,是昨天夜里录的。
  怎么可能?昨天夜里?难道是它夜里不小心按到的?我紧皱着眉头按下了播放键,一丝不祥的预感令我的手不住颤抖。
  吱吱啦啦吱吱啦啦,是猫爪敲打手机的声音。
  我松了一口气,听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特别的。正准备关掉录音时,手机里却传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人说话的声音!咕咕哝哝,听不清在说什么,但那绝对是人的声音!“啪”地一声,我松开了颤抖的手,手机掉在地上,电池摔了出来,声音也随之消失了。   冷汗从我的背脊上流下,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大脑是空白的。
  猫跑了过来,用爪子拨弄着摔出来的电池,从头到尾没看我一眼。
  我颤抖的手一刻没停,昨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惊恐地低头看着那只猫,它好像终于注意到我的存在,抬起头看着我,那毫无生气的眼神似乎有了一层新的含义。我觉得,它在狞笑。
  我快要无法忍受了,这种精神上的压力就像一根冰冷的手指,时不时戳着我的后脊梁骨。
  我冲了过去,用手紧紧掐住它细嫩的脖子。它的爪子深深地插进我的手背,而我却丝毫没有泄力,直到它扭曲着身体,口吐白沫。它死了。
  我再次来到阿杰的诊所,躺在松软的沙发上,把那只猫的事情告诉了他。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很吃惊,好像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我把录音给他听了,他也显得不以为然。
  他拿起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我起初没有在意,可那支笔忽然亮了一下,在他按了笔上的某个按键之后。
  “那是录音笔?”我问。
  阿杰显得有些窘迫,随意搪塞着,准备将笔塞进抽屉,却被我一把抢了过来。
  “我是医生,有时需要记录一下。”阿杰解释着。
  “可你为什么要躲?”我死盯着阿杰看,觉得他越来越陌生,“你很奇怪,一开始你对那只猫很感兴趣,可我杀了那只猫,你却无动于衷!”
  我一步步靠近,阿杰也随着我的脚步将转椅向后挪着。我清楚地看见,他的手在抖动。
  忽然,他按响了桌子上的什么,好像是一个警报器,紧接着他转身想往门外跑,却被我一把拽住衣服。
  我只是想让他把话说清楚,可他却奋力反抗着。
  我拽着他,一起摔倒在地,一旁的人体模型也被碰倒了。
  “小心!”我大吼一声,却已经来不及了。
  那个骷髅人体模型的脑袋直直地砸在了阿杰的头上,地上红了一大片。
  我被吓得一边蹬腿一边扶着背后的桌子,想要站起身来,却不小心把桌上的一个塑料档案盒拽了下来。原本被我放在桌上的录音笔也掉落在地,按键碰触了地面,播放出了里面的录音。
  “最近怎么样?还好吧?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和你说一下。”录音笔里播放的是我和阿杰之间的对话,只是,这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
  我把录音笔关掉,又打开手机里那段猫的录音,两段声音居然一模一样!那手机里的录音,居然是我的。
  我觉得呼吸困难极了,本能地扭过头去,看到了那本刚刚掉落的档案,它正翻开到某一页,内容是一个病人的病史——
  患者患有被迫害妄想症,偶有失忆、梦游现象,精神衰弱,易怒,具有一定的暴力倾向。现暂时接受解放治疗,并且定期催眠,进行观察记录。
  当我翻到那本档案的第一页时,只觉得全身一凉,好像周围流淌的不是空气,而是冰冷的福尔马林液体。
  在那本档案的第一页上,赫然贴着我的照片,穿着精神病病号服的我,眼神中充满了空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强烈推荐 十二个短篇恐怖故事 总有一个让你背后发凉!

下一篇:民间故事:面对恶鬼敲诈,此人几句话吓得它落荒而逃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1-10-17 15:00 , Processed in 0.090883 second(s), 3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