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短篇鬼故事(胆小勿入)

2021-9-12 00:0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5| 评论: 0

我开始抛出一连串的问题,启发学生由浅入深。可是,回答问题的却寥寥无几,几个举手的学生也答得文不对题。我只有按花名册上的学生名单点名答题,而这些站起来的学生更是一些木桩。



我一点一点地启发、诱导,焦躁得心慌意乱、满头大汗,结果仍是无济于事。
小钟感到意外,眼里充满疑问。
我知道,我面对的是张老师培育的学生,他们已经适应了他的教法,形成了一套固定的心理接受态势,我一时无以改变。而没有学生的密切配合,要想进行启发式教学,那是断然不会成功的。
我黔驴技穷,看看放在粉笔盒里的手表,离下课还有25分钟。一些大的眼睛、小的眼睛如深深的湖水向我涌来,我挣扎着挺起身。我不能就此宣告失败,我得继续讲下去给这节课画上一个较为圆满的句号。
我尝试着换一种教法,看学生们能否接受。现在的关键不是学生适应我,而是我找出一条路径去适应他们,以保证这节课的通畅与顺利。
我知道我转了向,我没法不转向。
我明显地感到,我一转向,学生们就变得能够接受了。他们开始与我配合,有时甚至达到了默契的程度。我清楚地意识到,我使用的全是过去用过的张老师的“正宗”灌入式教学法,我没法不坠入其中。我站在讲台上,逆流而上驶向已逝的岁月,一瞬间变成了十年前的我。我又面对着我过去的学生,而坐在教室里听我讲课的老师们也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十岁。课程结束,我的背心已经湿透,走路也有几分踉跄了。
卧龙小学的教师们皆夸我的课讲得好,肖校长说:“果真是名师出高徒啊!”厚彬说:“后半堂课教得比张老师更神。”小钟更是啧啧赞叹:“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张老师就对小钟说:“所以你要更加刻苦,向金主任看齐,要比他更有出息才行!”小钟唯唯诺诺。
好半天,我都看见小魏在摇头。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眼里射出一股灼人的光亮。
我无法解释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矮了半截。尽管如此,我还是忍不住低声向他说道:“那样的学生,已有固定的接受模式,无法引导呵!”
小魏似乎听懂了,又似乎什么也没懂,只是冲我笑笑。



至于对张老师公开课的讨论,似乎已经成为多余。大家早就忘了这个话题,全都沉浸在一派欢快喜悦的气氛之中。他们憧憬着这次检查即将给予的高度评价,皆希望得到一个高分,大家也好在县里露露脸。穷乡僻壤,寂寞难奈,一旦机会来临,谁不踊跃争先?
一晃悠就到了放学时间,学生们如脱笼的小鸟一个个飞离校园。小魏检查完了备课本、作业簿,仍是闷着一言不发。十年前的卧龙小学,放学后教室里总要留下一批学生,办公室也会站上一溜排。可今天办公室里一个也没留,我敢担保教室里也会空空荡荡走得一个也不剩。以前来了检查组,原则上是一个学生都不准留,天大的问题得等检查组开拔了再说。这是卧龙小学的传统,大家理所当然地要发扬光大。
晚餐开始了,几张办公桌一拼就凑成了一个餐桌。炊事员端着一只清炖母鸡走了进来。我一愣,这不是胡师傅吗?十年过去了,炊事员还是胡师傅!
“胡师傅!”我大叫一声,递过去一支高级香烟。
胡师傅一惊,愣愣地盯着我。突然,他欣喜地叫了起来:“呀,你是小金,小金你回来啦!原来上头来搞检查的就是你呀,哎呀呀,原来你当官了呀,这真是太好啦,哈哈哈。”他很高兴,握着我的手摇来晃去不肯松开,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
大家围了一满桌,我、小魏、卧龙小学的六名教师、炊事员胡师傅,共是九人。以前来了检查组也是如此,大家围桌而聚,称之为“打牙祭”,私下里则说,瞎子跟着癞子走,沾光。检查组人多时,大家就开两桌。同样的菜,只不过分成两股。鸡、鸭、腊肉、鲜鱼,都是从附近农民手头买下的。既然是老师买菜,自然要便宜几分,这里的民风很是淳朴。我一打听,至今古风犹存。
酒大碗地筛来。这是刚从槽房打来的散装谷酒,味道纯正,是那种具有真正意义的称得上好酒的酒。
我在一次酒醉后大吐大泻三天不止,后来就下决心戒了酒,以我的意志已三年有余。然而,在今天的“牙祭”桌上,我看似坚强的意志不得不彻底崩溃。大家都知道我过去的酒量,不畅饮不饮足岂能蒙混过关?于是,我成了重点劝酒对象。
一碗酒下肚,十年时光已在我心底抹得一干二净连痕迹也未留下。我又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些日子。我飘飘然。我自负。我豪情满怀。我坦荡自然。我渴望爱情。我向往城镇。我拥有太阳月亮加星星。



也许是三年严重缺酒的缘故,我竟一口气喝了三大碗谷酒。我超出了原来的海量。但我安然无事。此时,大家的酒量都已满载,再装就要翻船了。于是就都理智地停箸不喝了。
一片狼藉。杯盏碗筷撤去,几张桌子拉开,我们又坐在一个像模像样的办公室里。
尿憋得喘不过气来,我走出办公室,走过一排教室的屋子,走过老榆树的浓荫。一泡尿撒完,冷风一吹,头脑清醒了许多,我“嗖”地一下从十年前飞回现实,又实实在在地站在了今天的时光之中。
今天已然褪尽色彩,薄暮笼罩,四野苍茫。
我们得上路了,我站在操场上大叫:“小魏,小魏,咱们走吧!”
小魏跑了出来,我们去推自行车。自行车是在镇教育组借的,我以想在十年后的今天给卧龙小学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为理由,拒绝了教育组马书记的陪同。
大家都跑了出来,坚决挽留。
张老师满怀深情地说小金你回来一次不容易,谁知下次什么时候再能回来呢?就住一宿,咱们好好地聊聊吧,我剩下的日子也不多了。
厚彬说就过一夜吧,你还记得那天晚上学校闹鬼不?
我执意要走。我不能继续逗留了。今晚过上一夜,明天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我在乱哄哄的脑子里想象着,感到自己支撑不住了。
只有走!哪怕山路崎岖天黑路远,我们也要赶到镇上过夜。[来看我][来看我][来看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强烈推荐 十二个短篇恐怖故事 总有一个让你背后发凉!

下一篇:灵异故事:书生破庙诡遇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1-9-19 09:03 , Processed in 0.087582 second(s), 3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