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故事:夫妇花重金购买豪宅后,家里发生怪事,吓得他俩不敢搬进去

2021-9-10 13:4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4| 评论: 0



本故事已由作者:老坛泡菜,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奇谭”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2014年6月的一个晚上,布罗德斯夫妇买下了林荫大道657号,一栋6居室的豪宅。
林荫大道657号位于新泽西州的韦斯特菲尔德,曾一度被评为美国最安全的社区之一。
据居民说,最近这里最紧迫的地方问题,仅仅是违法停车和超市的临时关闭。
韦斯特菲尔德有着美丽的田园风光,距离纽约却仅有45分钟的车程,是无数人的理想居所。
林荫大道657号建于1905年,也许是街区中最宏伟的住宅。房子花费了德里克·布罗德斯135万美元,作为一家保险公司的高级副总裁,德里克出得起这样的价格。
同时,林荫大道657号也是布罗德斯夫妇梦寐以求的家园。为此,他击败了两个竞价对手,甚至给出了超出要价的报价。
他们有三个孩子,她们将在这里度过他们的童年,充满阳光温暖的童年。每每想到这,玛利亚·布罗德斯就感到欣喜不已,三个孩子已经开始辩论圣诞老人将使用哪座壁炉了。
装修公司刚刚入场,搬家工人还在忙着拆箱,德里克正沉浸在即将乔迁的喜悦之中。
门口邮箱中的一封信,彻底毁掉了德里克的好心情。
亲爱的林荫大道657号的新主人:
请允许我欢迎您来到这里。
您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林荫大道657号的力量是否曾呼唤您?
林荫大道657号一直是我家族的使命,我的祖父在20年代看守房子,我的父亲在60年代看守它,现在是我的时候了。随着它110岁生日的临近,我负责照看和等待它第二次生命的到来。你们知道这房子的历史吗?你们知道657号的墙壁内有什么吗?至于为什么你们会来到这里?我会找到答案的。
我看到了搬家的小货车,以及翻修房子的工人,看上去是想要摧毁这个地方。啧啧啧……这个举动很不好,我想你是不会想让林荫大道657号不高兴的。
哦你们还有孩子,我想我看见他们了。到目前为止,我想我已经数到了三个,还有更多的吗?也许你们是想把我所需要的年轻的血液灌满屋子吗?这对我很好。您的老房子对于这个长大中的家庭太小了吗?或者是出于贪婪,才把你的孩子们带过来?一旦我知道他们的名字,我会呼唤他们,将他们召唤到我的身边。
你或许很好奇我是谁。
每天有成百上千的汽车驶过林荫大道657号,或许我就在其中一个。从林荫大道657号向外看看到的所有窗户,或许我就在其背后。每天漫步路过林荫大道657号的无数人,或许我就是其中之一。
欢迎你们我的朋友们,让聚会开始吧。
守望者
没有寄件人地址,打印的字体,没头没尾的一封信。
这他妈是什么?德里克一头雾水。
问候信?着实不太像。勒索信?它也没提要钱。
虽然文章用词彬彬有礼,但字里行间却流露着溢于言表的威胁意味。自己得罪什么人了吗?邻居?还是某个闲人的恶作剧?德里克苦思不解。
自己刚刚搬到这个街区,甚至都还没有入住?谁会这么无聊,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更关键的是,信中提到了自己的孩子,这是万万不能容忍的。
德里克毫不犹豫地报了警,本地警察似乎多少年都没有碰过这种事,对于这威胁信也很重视。
他们里里外外将房子搜了个底朝天,也没发现那所谓的“墙壁中的秘密”。
警方承诺会继续调查房子上个世纪20年代和60年代的主人,以及附近社区的可疑人员。
警局的卢戈侦探最后还叮嘱德里克一家,不要告诉任何人威胁信的存在,不要打草惊蛇。警方的调查会在暗地里进行,如果收到第二封威胁信,要第一时间联系警方。
警局带走了威胁信,德里克有一种感觉,折腾了一个晚上,似乎他们什么都没干。
不过警方还是给了一些建议,比如联系前任房主,询问有没有类似的经历。或者时刻警惕那些盯着自己家的人,或许那所谓的守望者,就在他们中间。
2
接下来的几天,德里克保持着高度警惕。
他中止了搬家计划,取消了所有的工作出差,一有时间就在窗子后方,盯着门前林荫大道来来往往的人群。
但是他没有暂停房子的翻修计划,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这封信是不是一个无聊小子的恶趣味。
工人忙忙碌碌进进出出,将旧家具搬走,搬进新的桌椅,将地板重新铺设……
不多日,德里克收到了伍兹夫妇的回信,伍兹夫妇是房子的卖家,657号的前任主人,他们在此平安无事地生活了23年。
伍兹夫妇声称在搬家前,他们收到了类似的信件,发件人自称守望者,并且感谢他们23年来对房子的照顾。但是伍兹夫妇之前23年从未收到过这样的信,所以他们也没有多想,直接将信扔了。
从伍兹夫妇那里得到的信息,似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德里克夫妇平日里只能加倍的小心谨慎,以防什么不测。
每当玛利亚带孩子们来新家玩耍的时候,她总会万分小心地盯着他们,不让他们走出自己视野一步。孩子们一走到院子的死角,玛利亚就大喊他们的名字,将他们唤回来。
就这样,装修稳步进行,似乎没有什么异样。
德里克和玛利亚甚至都要忘记这件事了。
一天晚上,同一街区的一对夫妇来串门。都是街坊邻居,德里克夫妇也想着早点融入这个社区,与街坊邻居好好相处,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他们热情地将邻居迎了进来,嘘寒问暖,仿佛熟络多年的朋友。
当看到德里克夫妇的3个可爱的孩子时,邻居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喜爱之情,“附近街道能有一些年轻的血液,真是太好了!”邻居欣喜地说。
“年轻的血液……”玛利亚的心脏猛地一跳,脸色卡白。
(youngblood:年轻的血液,比喻孩子)
心底都快要遗忘的那封信,又再度涌上心头。以至于之后邻居在说什么,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玛利亚又陷入了不可终日的惶恐不安中。
距离上一封信的两周后,德里克在屋里听到了玛利亚的尖叫声,他赶忙奔出门外。
只见到玛利亚站在邮箱旁,一脸惊恐地拿着一张卡片型信封,信封上印着熟悉的黑色粗字体——亲爱的布罗德斯先生和太太……
第二封信,来了。
亲爱的布罗德斯先生和太太:
再次欢迎您来到林荫大道657号的新家。最近的天气可真是闷热又潮湿。
工人们很忙,我看着他们小心地卸下您的私人物品。您的垃圾桶很不错。你发现藏在墙中的秘密了吗?没关系,你们迟早会发现的。
我很荣幸能知道你们的名字,以及您所带来的年轻血液的名字。你肯定经常呼唤他们的名字吧。那个经常在门廊中作画的孩子,是家里的小艺术家吗?
林荫大道657号迫切希望您的迁入。已经很多年了,自上次年轻的血液统治房屋走廊的时候。您发现林荫大道657号所有的秘密了吗?年轻的血液会在地下室玩耍吗?还是他们害怕独自一人去那儿?如果是我,我会很害怕的。它距离房子的其他部分都很远。如果您在楼上,您将永远不会听到他们的尖叫。
他们会在阁楼上睡觉吗?还是大家都睡在二楼?谁的卧室对着街道?您一搬进去,我就会知道。我将会知道谁住在哪间卧室,这样我可以更好的执行计划。
林荫大道657号的所有门窗,都可以让我看到您在房屋中的一举一动。我是谁?我是守望者,我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一直守护着林荫大道657号。伍兹一家将其交给了你们,按照我的要求。
我每天要经过很多次,林荫大道657号是我的工作,我的生活,我的执着。现在你们也是其中的一部分了。贪婪将过去的三个家庭带到了这里,也将你们带给了我。
房子正在它所经历的痛苦中哭泣。你翻修了它并把它变得花俏,但你也偷走了它的历史。我听见了它在哭泣,在缅怀那个我漫游在它的大厅里的时代。1960年是林荫大道657号最好的时代,我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奔跑,房子里充满了生机和鲜血。现在它变老了,我的父亲也变老了,但是他一直看着直到死。现在,我也看着,并等待着年轻的血液再次被拥有的一天。
祝您乔迁之日愉快。您知道我会看着的。
守望者
3
他要执行计划?什么计划?
他对房子是如此的熟悉?甚至知道地下室和房间的距离?
德里克夫妇再次报了警,这次信件的威胁程度,远比上次的严重。那个所谓的守望者,知道了自己的名字,甚至还有自己孩子的名字,这让德里克夫妇无法释怀。
两个星期了,警方就没有查到一点线索吗?
当警方赶到时,面对的是德里克夫妇严厉的质问。
“我们顺着一些已有的线索,做了一些调查。我们还调查了附近的邻居,可是毫无所获。”卢戈侦探接过第二封信,无奈地说。
“那你们至少得,做点什么吧!”德里克有些气愤。
“我们没有在信上提取到任何有用的指纹,笔迹。信件的纸张也是最常见的样式。我们顺着邮戳找到了这封信的配送中心,它位于新泽西州,距离这里30公里的地方。可是没法向上溯源寄件的地址。唯一一点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信件的邮戳是6月4日,这个时间您的装修公司刚刚进场一天,也就是说,守望者在您搬家之前,就知道并准备好了这封信……”卢戈侦探解释道。
卢戈详细地解释了他们所做的努力,但是显然,他们几乎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根据第二次信件的内容,警方再次搜索了房屋,甚至加大了搜索的范围,将排查扩大到了周边地区。
一切未果,警方带走了第二封信件,留下了惶恐不安的德里克夫妇。
“你觉得他们能找到那个该死的守望者吗?”玛利亚惴惴不安地问。
德里克心烦意乱地摇了摇头,这片街区的警察,肯定是安逸太久了。他们不急,可以慢悠悠地调查,可自己等不了。
毕竟,这片街区的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守望者,任何人,都有可能对自己孩子造成威胁。
“他们解决不了,那我就自己去将他揪出来!”德里克狠狠地说。
玛利亚疲惫地揉了揉眼角的细纹,“你说……这一切会不会是一个错误?或许我们就不该买下这个房子,就不该搬到这个街区来……”
德里克将玛利亚拥入怀中,轻拍着她的背宽慰道:“错的不会是我们,真理迟早会来的。”
接下来的日子,德里克开始了自己的调查。
他在657号林荫大道上设置了摄像头,并且关上了屋内所有的灯,在黑暗中蹲伏在窗沿下,看看是否有人在黑夜里窥探房子。
玛利亚则陷入了长久的焦虑之中,日思夜想,寝食难安。
德里克经常围着自己的房子遛圈,试图寻找一个窥探房屋的最佳地点。
他偶然发现,想要看到房屋后面的走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走廊会被院子里的几棵树挡住视线,门廊上的画架也会被植被掩盖,想要看到自己的小女儿在走廊作画,最佳的地点则是……德里克回头,看见了一栋位于自己房屋右后方的老宅,这是兰福德一家的房子。
德里克想起曾经与邻居约翰·施密特的聊天,施密特向他介绍过兰福德一家。
“这个家庭有点奇怪,但也不坏。”施密特如此说。
佩吉·兰福德90多岁了,她的几个成年子女都和她住在一起。她的小儿子,迈克尔,没有工作,留着大胡子,整天宅在家里,像是一个“布·莱德利”式人物。
(《杀死一个知更鸟》中人物,被囚禁在家50年,孩子们以为是怪物。)
更为关键的是,兰福德一家从60年代起就一直居住在这里,而且迈克尔的父亲——理查德·兰福德于12年前去世了。
这不禁让德里克想起了守望者信中说的话——“我的父亲在60年代看守房子,现在是我的时候了。”
德里克手心捏出了汗,他越想越觉得真相就是如此。
他火急火燎地来到了警局,向卢戈侦探说出了自己的推断,没想到卢戈侦探却十分平静地说他早就想到了。
原来在收到第一封信的一周后,警方就将迈克尔·兰福德带到了警局进行问话。可是他矢口否认这一切,表示他对信件一无所知。
由于没有确凿的证据,警方只能释放迈克尔。
“除了做个记录,我们无能为力。”卢戈侦探摆摆手。
“这可是一个威胁我孩子的人!”德里克出离的愤怒了。
“可能什么也不会发生。”
“可能对我来说还不够!远远不够!”
“可是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就是他干的这事。”
“如果你们不处理这种情况。”德里克指着卢戈,“下面就会发生另一种情况,这个所谓的守望者将会袭击我的家人!如果他这么做了,那就是你们的责任。”
德里克与卢戈不欢而散。
怒气冲天的德里克回到家,更加坚定了要自己调查的决心。他通过一些人脉,找到并雇佣了一名前联邦调查局特工,罗伯特·莱内汉。
莱内汉将会在几天后到达,帮助德里克夫妇进行守望者事件的威胁评估和心理分析,或者,找到守望者。
4
一直处在精神压力中,时刻都要注意着自己的孩子,玛利亚渐渐变得神经质和敏感,也更加的憔悴了。
一天,在街对面的烧烤店。街坊邻居们举办了一个派对,欢迎他们和另一户新房主来到这个美丽的街区。
德里克一直按照警方的吩咐,未曾告诉任何人守望者的事。
派对气氛很是融洽,德里克一边心不在焉地与人闲聊,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参与聚会的人,试图从他们的脸色中找出潜藏的守望者。
玛利亚则一直保持着对孩子们的监视,每当孩子们跑过这可能潜藏着嫌疑犯的人群时,玛利亚都控制不住尖叫,让他们保持距离。
“人们一定以为我疯了。”回到家后,玛利亚沮丧地哭泣着。
“可是太可怕了,那群人中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威胁到孩子的凶手!这片该死的街区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守望者!”玛利亚的情绪似乎要崩溃了。
德里克只能无声地安慰着她,心中也对这片街区有些失望,什么样的地方,竟然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几天后,莱内汉来了,带着德里克夫妇的最后一丝希望。
他们首先去警局查看了那两封威胁信,莱内汉足足研究了有几个小时。
“我认为守望者不太可能会真的采取行动。”莱内汉首先说出了结论,这让德里克夫妇有了些许安慰。
莱内汉指着信封首行的“M/MBraddus”以及其他几个单词,“写这封信的人有一种老式的书写习惯,应该不会是太年轻的人。他的每个句子中间有两个空格,还浪费一些笔墨写了当地的天气,我认为他是一个有文学情结的人,有可能是‘阅读狂’,或者文字工作者。”
莱内汉又朗读了其中的几句,“另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这个守望者的愤怒程度,信件中却少有不敬的语句,说明他是一个‘不那么有男子气概’的人,或者说他不太可能会真的采取行动。”
“最后……”莱内汉顿了顿,“从信件的内容上看,守望者有一种潜在的怒气,尤其是针对富人。他似乎是对你们买了这栋房子而不满,也许守望者嫉妒你们买了个作家负担不起的房子。毕竟,135万美元可不是个小数目。”
德里克对莱内汉的表现非常满意,他至少发现了很多警方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那莱内汉先生,您对调查有什么建议吗?”德里克急切地问。
“我的建议是调查房屋的前管家,或者他们的后代,以及你们当初买房的竞价对手。如果你们已经有怀疑的人,那当然更好,我也会纳入我的调查。您的太太说她经常在家大声呼唤孩子们,而守望者很可能就是这样知道了您孩子们的名字,说明他距离你们足够近。所以不排除街坊邻居的可能性。”
接下来,莱内汉按部就班地进行秘密调查,重点仍然是放在兰福德一家,毕竟他依然是目前最大的嫌疑人。
德里克则去致信伍兹夫妇,询问有关当时竞价对手的消息。
同时德里克接受莱内汉的建议,致信兰福德一家,宣布计划拆除这栋房子的消息,希望能得到回应。如果迈克尔·兰福德真的是守望者,那他肯定会坐不住的。
可惜的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伍兹夫妇倒是给出了两个竞价对手的详细信息,和他们放弃竞价的原因。其中一个有兴趣的买家突然生了重病,所以放弃了竞价;而另一个买家已经买下了另一栋房屋。显然,他们是守望者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了。
他们在信件中还说到,他们在此生活期间从未感到“被监视”,他们平时甚至很少锁门。
同时,在德里克的建议下,卢戈侦探对迈克尔·兰福德进行了第二次问询,但依然没有结果。反而遭到了迈克尔家人的强烈指责,指责警察骚扰她的家人。
最终,德里克只得聘请了律师,向兰福德一家解释了其中的原由,并解释他们的住所是如何成为窥望的少数几个有利地点之一。
可是兰福德一家依旧坚持迈克尔是清白的。
听证会上,街区的邻居仿佛都加入了兰福德一家的阵营。
“迈克尔年轻时被诊断出患有精神分裂症。当他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时,有时会吓到新移民,例如走进他们的后院,或者窥视正在装修的房屋的窗户。但是那些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所做的奇怪的事情,大多只是与众不同的与邻友善。”迈克尔的兄弟,桑迪·兰福德说道。
“他每天早上都会出去替我拿报纸。”住在隔壁的约翰·施密特说。
“我认为他不具备写这些信件的能力。”另一个邻居说。
……
这一场听证会使守望者事件被公之于众,各种流言甚嚣尘上。
在民众的压力之下,警方不得已公开了守望者信件的部分内容。结果这样非但没有停息半点流言,反而使它朝着更加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我在这里住了35年,什么都没发生。他们一来就发生了这种事,或许他们应该找找自己的问题。”
“我怎么知道不是他自己写的信?他肯定是在酝酿某种保险欺诈。”
“或许他是在制定一个计划,好向前房主伍兹夫妇索要赔偿。”
德里克夫妇忍受着各种流言蜚语,这段时间,玛利亚甚至开始需要服药才能入睡,拜访家庭医生的次数也提高到了每周一次。
“我们别搬家了!放弃这个房子。”玛利亚说。
“绝不!我绝不会让这些文字阻止我搬进新居,我也绝不会在他们面前退缩!”德里克仿佛被激怒了一般。

夫妇花重金购买豪宅后,家里发生怪事,吓得他俩不敢搬进去。
德里克开始为训练有素的德国牧羊犬开价,给房子安装了新的警报系统。他还在退伍军人网站上发布了工作信息,“您所要做的就是每天在后院里锻炼。”他这样描述这份工作。
两周后,莱内汉向德里克夫妇辞行。两周的时间,除了在附近的几个街区内发现了两个犯罪者,莱内汉一无所获。
“如果没有新的信件出现,或许我就得说再见了。”莱内汉婉拒了德里克夫妇的挽留。
“那您有没有找到新的线索?或者一些可能性?”德里克不死心道。
莱内汉沉默片刻,斟酌着说道:“守望者是一个仇富的人,也是一个排外的人,无疑还是这个街区的居民。目前我只能说,有嫌疑的人太多了,这片街区的很多人似乎都符合这个设定。甚至我还怀疑,守望者不仅仅是一个人,他更像是一个群体意志,或者是一个团体的代表。”
莱内汉还是走了,德里克依旧在单打独斗。
5
守望者似乎停歇了一段时间,有好一阵子,没有收到类似的来信。
几个月后,对林荫大道657号的翻新工程已经完成了。可是搬进来的想法却让德里克夫妇充满了压倒性的焦虑,他们能就这样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地搬进新居吗?他们能让孩子在外面的草坪上玩耍吗?他们还会再次收到守望者的来信吗?
这个时候,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降临了。
布罗德斯夫妇:
您是破坏韦斯特菲尔德的霍博肯人之一吗?你们去哪儿了?林荫大道657号很想念你们。林荫大道657号在等待着你们,你们去哪儿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对它施加了什么诅咒?它过去是我的朋友,现在却非常敌视我。我负责守望657号,而不是它负责我。我将抵制它的坏处,并等待它再次变好,我会耐心等待。你们快回来吧,将年轻的血液带回来。林荫大道657号需要年轻的血液,它需要你们。让年轻的血液像曾经的我一样在里面奔跑,让年轻的血液在林荫大道657号里睡觉。停止改变它,让它保持原样。
守望者
(霍博肯:纽约市地名。)
当第三封信到来的时候,玛利亚的精神仿佛要崩溃了,德里克也焦虑到不知所措。
“我们还是放弃这个房子吧。”
“我该怎么向孩子们解释没有搬进新家的原因?你能想象和一个5岁的孩子说这样的事吗?他们肯定会问,守望者是谁?这个人住在哪里?为什么要生我们的气?”
“这也没有孩子们的安全重要。”
德里克最终低下了头。
第一封信件到达6个月后,德里克将林荫大道657号挂到了房产中介,并稍微提高了一些价格,以反映他们所做的装修。
然而,一些关于房子为何空置的谣言早已流传开来。守望者的第三封信更是引爆了流言,每天房屋前的大道上都停满了各种新闻卡车,摄影师和记者将门口围得严严实实,但这并没有带来任何的安全感。
德里克自己也收到了300多条媒体请求,但在他的同事推荐的一个危机管理顾问的建议下,他决定不公开演讲。
韦斯特菲尔德再也不是人们口中的“美国最安全的街区之一”,反而它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尽管德里克夫妇仍在被压力和恐惧所吞噬,但对于韦斯特菲尔德的其余部分而言,这个故事只不过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城市传说。
当然,是在不影响他们的利益的情况下。
一些对房屋有兴趣的人发来了邮件,但是他们也提到“一些没有根据的流言”四处散播,他们需要了解更多。
德里克只得向他们发送了部分已经披露的信息。
最后,德里克只收到了几个远远低于要价的报价信息,这种程度的财务打击,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
气愤的德里克向房屋的前户主伍兹夫妇提出了法律诉讼,他认为伍兹夫妇应该在他们购买这栋房屋前就披露守望者信件的事。这种事就像有时房屋卖家故意隐瞒不报的地下室漏水一样,会给买家带来损失。
诉讼的结果并不顺应德里克的意愿,因为伍兹夫妇居住时从没有被“监视”的感觉,也没有收到任何威胁。他们收到的守望者的信比威胁还要奇怪:守望者感谢他们照顾房子。
很长一段时间,德里克挂在房产中介的要价一降再降,可是依然没有等来买家。
德里克的房产中介人别无他法,向德里克提出了一个主意。将房子卖给开发商,开发商可以将房子在原址上拆分成两个可出售的房屋,这样至少可以卖到100万美元。像这样的拆分在韦斯特菲尔德有过先例,但是即便是如此,像这样拆分房子也需要韦斯特菲尔德规划委员会的批准。
当这项提议被公开时,街区的居民投入了比守望者事件更多的讨论兴趣。
一些人表示了对德里克夫妇的同情。
一些人则表示这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房地产骗局。
“拆分房屋会使地块变得狭窄,该工程可能需要砍倒树木,而且新房屋在外观上并不美观。”一个居民表示道。
美学问题一直是所有户主人重建房屋遇到的最大阻碍,若是周边的邻居反对,户主人将无法通过审核。
“听起来像整个守望者事件一样,是一种骗人的伎俩。”另一个居民表示。
规划委员会与2017年1月就此召开了听证会,当地一百多位居民参加了会议。
听证会上,尽管一些邻居表达了同情,但更多人的重点,则是放在德里克可以从中获得的经济利益上,以及他们自己可能遭受的损失。
“拆分房子并不符合美学!657号是一栋多么漂亮的屋子啊!”
“我花了将近60年的时间看着一栋宏伟而美丽的房子,而且我不想看到外面的车道。”兰福德说道。
“林荫大道657号就像是韦斯特菲尔德的阿拉莫!它守护在这100多年了!”一个居民说。
(阿拉莫要塞,德克萨斯独立战争中起到重要作用的要塞,被美国人认为是自由意志下勇气和牺牲精神的象征。)
听证会持续了4个小时,在此期间,几乎没有人讨论德里克夫妇被驱使着拆除他们刚装修完的梦想中的家的原因。
晚上11点30分,董事会一致拒绝了德里克的提议。
回到家,德里克夫妇感到心烦意乱。
德里克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挽回他的损失,除了购买房屋,装修和一系列应对措施的费用,他还缴纳了大约10万美金的韦斯特菲尔德物业税。委员会却拒绝了他们挽回损失的要求。
“林荫大道657号是一栋漂亮的房子,值得维护,但是,他们没有看到这种情况的特殊性。”玛利亚喃喃道。
“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两年多了,我们在这场噩梦中,生活了两年多!”德里克有些愤慨。
德里克仿佛打开了话头。
“当我向邻居们问道,他们最担心的是什么的时候,你知道他们说什么吗?他们担心‘房产价值缩水和社区的污名化’!担心突然变多的外地人会不会踩坏他们的草坪!新闻媒体会不会毁掉韦斯特菲尔德的好名声!而不是这个隐藏的守望者!
甚至还有人否认守望者的存在,就因为他们不希望这样的事在韦斯特菲尔德发生!这……真是太荒唐了!
你以为这是最荒唐的吗?今天卢戈告诉我,他们收到了很多份指控,指控这是一场我精心策划的骗局!
这……这真是天大的笑话!街区的人宁愿去相信阴谋论,也不去考虑他们的小镇是否存在某种威胁。
他们根本就不关心这些,他们只关心他们自己,关心他们的房屋价格会不会受到影响。”
“可是……错的也不是他们,归根结底,还是守望者的错。”玛利亚无奈地说。
“不不不……”德里克口中嘟囔着什么,“我觉得莱内汉说得是对的,这就像在大海中寻找一滴水,你却不知道你要寻找的根本不是那滴水,而是整片大海。大海与那滴水是一体的!”
“什么意思?”玛利亚疑惑道。
“守望者或许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所有人!”
玛利亚惊恐地捂住了嘴巴。
“他们这样对待我们,我们为何不这样对待他们呢?”德里克自顾自地坐到电脑前,仔细斟酌着什么,双手覆上了键盘。
“就从你们最担心的地方入手吧……”
6
在听证会后不久,德里克将657号租给了一个拥有已成年子女和两条大狗的家庭,以期待挽回一些损失。房客表示他并不担心所谓的守望者。
如果守望者没有继续来信,或许几年平安无事的租住,可以帮助德里克夫妇卖掉它。
两周后,德里克前往657号处理住在屋顶的松鼠时,房客递给他一个新到的信封。
第四封信,出现了。
致卑鄙并且充满恶意的德里克和玛利亚:
你们想知道守望者是谁?回头看看吧。也许您甚至和我说过话,那些所谓的声称对守望者一无所知的邻居之一。或许,您确实知道,却害怕告诉任何人。
我看见你在黑暗中注视着,试图寻找到我……双筒望远镜真的是很棒的发明。
林荫大道657号在您的袭击中幸存了下来,并且坚强地与它的支持者们站在一起,它的支持者们为它守住了大门。我在林荫大道上的士兵按照我的命令去做了,他们执行了任务,并按照我的命令拯救了657号的灵魂。所有人都在向守望者致敬!
也许是一场车祸,也许是大火,也许是一些小毛病,我祝你们永远不会康复,日复一日的病痛缠身。也许是宠物的离奇死亡,也许是亲人的去世,空难,车祸,坠毁,骨折,你们会遭到报应的。林荫大道657号鄙夷你们的存在,守望者胜利了。
守望者
这封信的内容有些与以往不同的深意,虽然用词组句还是那样的风格。
但这封信暗示了守望者不仅仅是一个人在战斗,再考虑到守望者的立场,就不难想到,这片街区的很多人,似乎都是在为守望者而战斗。
或者……他们中的一员就是守望者。
亦或者……他们都是守望者。
第四封信再次引起了媒体的关注,流言再次沸沸扬扬。很多民众都知道了韦斯特菲尔德——那个不那么安全的地方,那个地方还有一个喜欢写匿名信的偷窥狂。
和德里克夫妇的房子一样,韦斯特菲尔德的房产价格一落千丈。街区很多想出售房子的居民都受到了影响。
这结果似乎是守望者始料未及的,毕竟,他根本就没有写那第四封信。
谁是最后的赢家?守望者?街区的居民们?这似乎是一个共输的局面,至少所有人都不会认为是德里克夫妇,如果接下来的事没有发生的话。
2018年,NETFLX以1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守望者事件的版权。
“守望者”胜利了。
后记
2019年8月,德里克夫妇以95万9千美元的价格售出了林荫大道657号,损失约40万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现在守望者不再是韦斯特菲尔德发送匿名信件的唯一一个人了。去年圣诞,几个当年反对德里克夫妇活动最激烈的拥簇者收到了一封信。
信件用“守望者风格”诗意怪诞的语言,指责这些家庭对德里克夫妇所做的不正确的事情。信件的署名是,布罗德斯家庭之友。
复仇,似乎才刚刚开始……(原标题:《林荫大道657号》)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今年能看的恐怖片都在这了,收藏起来,慢慢看

下一篇:民间鬼故事:师傅遇到鬼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1-9-19 09:41 , Processed in 0.105247 second(s), 3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