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两篇有意思的灵异故事,看后有一丝彷徨!

2021-9-1 00:5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04| 评论: 0



1、

阴雨绵绵,她伴在他的身边,满头银丝,脸上如刀刻一般刻满岁月的痕迹,每一条纹路似乎都有说不完的故事。伛偻的站着,眼睛已经分不清这院中的颜色。老迈的她有些微晃站不住,她已经太老了,精力也被耗尽了。

但她依然咬着牙陪着这个男人看着院中被雨水冲洗的花,她知道他是爱雨的。

男子面容俊朗,还是个年轻人,他专注的看着院中的一切,忽略了他身边的老者,他在出神。

那一年,她才16岁,第一次知道爱的年纪,她誓永世不与他分离,她太单纯,并不知道爱的沉重。

他把她留在身边,就像以往无数次留住她们一样。她们陪着他度过每一个春夏秋冬,美好的或忧伤的。她的容颜一天天老去,可男子却没有一丝变化。她惶恐了,她希望男子能将她变成如此,男子拒绝了。以前也有女子有过这样的要求,但是他都拒绝了。因为他不知道他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她们,留下她们大抵是因为寂寞吧。

年复一年,女子在与他相伴中老去,她曾想过如果不是他,她也许已子孙满堂,有着圆满的生活,但是离开他,她却又什么都没有,失去了生存的能力,那些当年的爱被时间磨的支离破碎。虽然男子并未嫌弃老迈的她,但是她每每看到他依然年轻的容颜,都有一种深深的苦楚,再想到自己死后会有另一个人走进这里,心就像刀割一样。

望着身边这个依然年轻的男子,女子心中竟有了一丝恨意,终究得不到的恨。

男子回过神来,他一直在想以前的事情,那些寂寞的,还有那些如花般的笑颜,一朵一朵有盛开到衰败,如同这院子里的花,终有一天会凋谢。但他依然选择自己一个人,他最爱的只有自己,永恒的那个人也只能是自己。

他侧目看着身边这朵即将凋谢的花,不禁有些忧伤,他皱皱眉,扶她进屋。站了太久她有些支撑不住,歪在床上熟睡了过去。

他轻抚着她的银丝,想着她旧日的容颜,心中不免有些伤感,他不为她伤感,为的是自己,不久之后他便又要失去相伴的人孤独下去了。

黑暗孤独的长夜是他最怕的。

熟睡着的她自然不知道,这个自己用一生相伴的人,是个自私的人,不肯把他的爱分给自己半分,她只能带着遗憾离开。

深夜里,男子独自对着窗站着,他在筹谋,筹谋下一个甘愿与他相伴一生的人。

2、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夏天,我跟我16岁的儿子明明已经冷战了许久,16岁正是叛逆的时候,我们经常为一些琐事争执不下,本来失去母亲的明明对我很是依赖,但是现在父子感情渐渐疏离。

那是夏天中最平淡无奇的一天,许久没有跟我说过话的明明忽然让我带他去游泳,这让我想起在他很小的时候我带他去游泳,他怎么也学不会,始终固执的不愿脱离套在腰上的救生圈。这也许是拉进我们父子俩关系的好机会,我高兴的开车载他去了市里最大的游泳馆,那一天游泳馆的人格外的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是夏天的缘故,明明没等我去租救生圈,就独自去更衣室换上衣服,急不可耐的跃入水中。

不知道明明什么时候学会的游泳,水中的他的姿势也让我颇为疑惑,那分明是一只青蛙在水中游泳的姿势,而用眼睛扫向明明身边的几个人也都用同样的姿势游着,我心中疑惑着,难道是最近流行的姿势?看着又有好几个人急不可耐的跃入水中,也用青蛙的方式游着,我自我安慰道:应该是最近流行吧。

明明在水中泡了很久,最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泳池,回家的路上他没怎么跟我说话,也没解释他怎么学会的游泳,我侧过头去看他感觉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在后来他总要求去游泳馆,我看着水中畅游的他,跟许多畅游的人一样,皮肤上似乎附着着一层薄薄的膜状物,我想大概是错觉吧,只要他高兴就好。我并没有太在意。

可是后来明明的举动愈发的奇怪了,渐渐也不爱去游泳馆了,他没事儿总喜欢泡在家里的浴缸里,一洗澡就是半天,他吃的也越来越少,总在吃饭的时候专注的盯着偶尔会飞过的苍蝇,再后来即便是最热的时候也捂着一身长风衣,怎么说也不肯脱下来,渐渐的我们又恢复到冷战的状态,他在家不说一句话。

我决定带他去看医生,路上从车窗看向外面,发现这个城市的人也越变越奇怪了,明明是很热的夏天可是很多人都捂着长风衣,穿着短袖的自己与他们显得格格不入。到医院后医生看着明明,意味深长的笑着领走了明明,然后让我在外面等,他把明明带进检查室,检查完之后,跟我说明明很健康,最近有很多小孩儿都这样,也许是青春期。回去的路上我们依然无话。

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一种乖乖的气氛之中,具体哪里怪也很难言明。最近晚上做梦总是梦见明明要离开我了,早上起来走到明明屋里,看见明明痛苦的卷缩在床上,嘴角流出绿色的液体,我紧张极了,赶紧上前抱着他,问他怎么了,他忽然张开嘴想要大喊,我怔住了,明明的嘴里居然长出了青蛙的舌头,还有很多粘液伴着绿色液体淌出来,我抱住他的手猛然一抖,这还是我的明明么?明明使劲挣扎着,一面拉扯着我的衣服,喉咙里却发出了蛙鸣。

我看着他不知如何是好,我想帮他把风衣解开,也许透透气他会舒服些,然而解开风衣的那一瞬间带给我更大的震撼,明明的腿分开至胸腔,屁股已经消失了,明明又挣扎了一阵,然后呼吸开始平缓,我看见他身上那些白嫩的皮肤开始脱落,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蛙绿的皮肤,还有纹路,皮肤上附着一层薄膜。他忽然张开嘴向我脸上吐出一口粘液,我来不及清理,抱起他就去开车送他去医院。

路边满是卷曲着身体裹着风衣的人,还有在那些人身边不知所措的家人或朋友,城市陷入混乱之中,我只能祈祷医院还是正常的,也许这只是一种传染病。费了好大的劲才开车穿过人流抵达医院,医院此时早就围得水泄不通,透过人群,我看见了上次给明明看病的医生,我抱着明明拼命挤进去,抓住那个医生,这时身边的人也都看见了他,就像看见一颗救命稻草一般,纷纷上前去抓扯他,他想挣脱,可是大家都死死的拽着他,继而一声撕裂的声音,白大褂被扯开了,露出了令大家都一惊的身体,医生的腿也分开至胸腔。

我绝望的带着明明回到家里,我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快新闻上报道全国上下都出现了这种奇怪的事情,专家称之为蛙人,他们正在努力研究解决的方法,并称这种蛙人对人没有攻击性,还留有一定以前的意识,请大家不要恐慌。

明明现在被我安置在浴缸中,我每天都为给他一些鱼虫一类的吃的,他显然是认得我的,我总是静静的看着他吃完,然后温柔的揉揉他的头,虽然现在他已经没有头发了,后来有一次我看见他眼中闪着泪光,我哭了。

在这个夏天即将结束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身体产生了一些变化,我总是觉得皮肤很干,干的要裂开一般,有种想亲近水的感觉,于是我默默的开上车驶向了游泳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短篇鬼故事:灵异事件

下一篇:民间故事:棺材匠夜宿荒宅,三更半夜怪事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1-9-19 10:50 , Processed in 0.097864 second(s), 3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